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盗笔/HP/GGAD/Thesewt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瓶邪]Magic Behind The Mask

*瓶邪,架空,恋爱散文选择向(不懂可见文末)

*个中字句易引起误会,声明没有其他cp向


*BGM:Secret Kingdom


“店主戴这样的面具,未免太吓人了吧。”络腮胡摄影师操着一口混含小舌音的英语,和面具店的店主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保加利亚面具节,每年同时同地,有人为了带上面具随人潮狂欢,有人为了揭开那一层华丽诡秘的伪装,知晓面具之下的秘密。


“摘了面具,来看漂亮小伙子的人,就比来买面具的多了。”帮工的外国姑娘边忙活边打趣。在这种节日,这句话实在会引起听者的无限遐想。本来只是想来了解面具制作工艺的络腮胡立刻有些心不在焉,字字句句开始带着希望店...


目前图书馆基本都在复习毛概
(而我今天终于放假了)
就我一个人在搞精读消遣
(放假还窝在这也是没谁了)

最近没什么好说的,考试周刚过,脑子里还是只有引线没有火花,只能祝大家新的一年都会有自己的德米安,或者成为别人的德米安。

(你这是延迟过元旦了还是拜个早年了?!) ​​​

一定要去追求你的梦你的爱, 在难以捉摸的时空中, 这或许是你们在平行世界里的第亿万次擦肩而过。

考试月,实在没办法准时搞出来一篇跨年贺文。(虽然对于大家来说并没有什么...)要对自己说对不起了。

感谢眼熟的小天使和微博Friend Circle里面的好友们陪我走过的2018年。

这一年里有我失败但还没涂地的高考。有我已经展望到明年的求而不得。有我情绪低谷的2018年12月31日。

但我相信现在的我仍然足够出色。我相信其他的均是求之既得。低谷过后是上升和高峰。

我衷心地祝愿首页的各位永远都好。

当年写过一段,凡是过年还有元旦我都经常拿来说事:

“夜真的已经深透了。我很清楚,村中最后一家的灯火熄灭之时,就是这场仪式结束之时。 从今天起,人们又会从跨过岁月的喜悦中脱身,忙碌,重复,...


“以前张海客年节时总向我抱怨,都是他拿一大堆东西来我家,可我从来就没主动给他送点儿什么。我说你那是孝敬你们族长的,而且我没告你侵犯我肖像权就很好了。张海客怼回来,说日后法庭见,他要告我危害他人身安全。我一头雾水,既然是玩笑,也就没在意。头两天他又带着一排大汉来我家找闷油瓶,我无意间发现他脖子上也有一道深长的伤痕,是最近的伤。我问他这是怎么来的,他定定地看着我,笑得意味深长,一言不发,端着鱼汤从厨房里挤出去。很多事情就是后知后觉,他应该是又替我挡了一次灾祸。我这辈子都欠张海客的,无论他初衷如何。而最让我难过的是,他是我人生中的意外,可我已经几乎占据了他的所有。”

——单纯地觉得,用自己的一...

“村里有很多孩子,还是坚持要过圣诞节。我能理解,很多不是为了礼物,而是为了找到一种和老一辈划清界限的方式。但也有尽力向我们靠近的。有一个年龄很小的孩子晚上跑到我院子里,问我圣诞老人能不能实现他的愿望,让他变得像我一样。真想不开,我问他我有什么好的,这孩子估计武侠小说看多了,说我特别像书里隐归的大侠。我说,‘行走江湖’那么多年,我只是自己的大侠,不是别人的侠客,还是不要像我了。胖子拎着酒晃到我身边,少有而很认真地对孩子道:‘大侠总是不自知的。希望别人都好,就是最顶级的侠义。’ ”


——谢谢你们平时听我瞎胡扯。平安夜快乐。

#???#


“我和村里一些人关系不好,可以体现在,最近我偶尔经过某人的家,听到里面传来训斥声:‘没有圣诞老人,随便要礼物的小孩儿会被村里姓吴的抓走的。’ 然后紧接着孩子的哭嚎,不知道他家长平时是怎么在背地里妖魔化我的。”

考试月实在复习不下去的时候草稿纸上就开始出现小人……

晚安……

《勇气和冲动只有一线之隔》(下)

※瓶邪,架空

上次我忘了讲这是个  年下!!!

 

※接上篇,点我看上篇


  “它们都会在杂志上出现?那就留点儿悬念吧。”


  我笑得很难看,至少我自己是这样想的。


  “你应该和我一起去取景。”


  他抛给我这么孤零零的一句话,起身出门,留我一个人在书桌前凌乱。


  命运有时就是这样——我以...

[瓶邪]《勇气和冲动只有一线之隔》(上)

*瓶邪,架空,小清新


*披着恋爱皮毛的随笔,纯看恋爱故事的可以不看上篇

点我看下篇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们素不相识的两路人,因为同一个目的而聚集在这座雪山脚下。因为同样的身为人的需求,聚集在这一张破旧、矮小的圆桌四周。


  身为人的需求,是生存,是理想。眼下放在我身上,通俗点儿讲,就是能够在暖和的屋子里填饱肚子并且还可以排遣寂寞。


  寂寞的反义词是热闹,当然,还分为“气氛的热烈”和“心灵的慰藉”。




“雨村那里有个电影院。保持着上世纪风格,早已不再上新,除非自己带着碟片去。节假寻清闲的时候,我和大花两人坐在影院中间,一前一后,放的也是上世纪的片子。等我意识回笼,才发觉电影早已结束,我已经靠着座椅睡了不知多久,大花也睡眼朦胧。放映机还在咔哒咔哒作响,银幕是巨大的白屏。我们都已经到了看电影会睡去的年龄,不由得相视而笑,心中自嘲。起身离场,我仰视着他那在刺眼白光中模糊的身影,就像他整个人都沉浸于放映机投射出的岁月。”

【瓶邪】《有种神仙眷侣又穷又穷又穷》

《有种神仙眷侣又穷又穷又穷》

*题目真的不是来搞笑的

*架空,16岁瓶&12岁邪

*一个穷哭了的设定

  草丛动了,就在眼皮子底下。

  吴邪攥紧线网,蹑手蹑脚猫腰靠近,在草丛里的东西好像有所察觉的时候,猛地起身往前一扑,死死压到了什么软乎乎的猎物身上。

  “小哥,我抓到了!”吴邪抬头,朝着四面八方各喊一句。清亮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惊起一片飞鸟。然而,张起灵并没有回应他。

  “小哥?”吴邪感觉有些不妙,脊背上冒起一层冷汗。“不会碰上什么猛兽了吧……小哥?!”

  正被吴邪压得动弹不得的张起灵戳戳吴邪的胸口。吴邪心里正乱成一团...

“我感觉很多东西的期限,或者纪念,都是以十年为单位。除去我的个人经历,我觉得这或许只是时间概念书面化以后带来的视觉与逻辑偏好。放在我自己身上,如果我和闷油瓶的约定是五年,或者是二十年,不论最后的结果相同与否,我都一定会改变。我的成长里的确有时间的加成,但更多的是我给自己的压力和动力的促成。

我和张海客坐在香港的咖啡厅里,他默默听我说完,道:‘假如你把期限变得再夸张一些呢?用你举例子,假如你们分别后,第二天就可以见面,或者用尽你一生,到死才算守约呢?一天的时间太短,睡一觉海阔天空,一辈子又太长,期限尽了,你也走到了尽头了。前路清晰无比,即使有变数,也带不来什么太大差别。十年,不长不短,但又占了...

“小花有事,找他们去北京,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全村突然停电了,也没存蜡烛,月光也不够我看书的亮度。我和村里其他人的关系就更一言难尽了。百无聊赖,手机还剩零星的电,我给瞎子还有其他人发信息,也都在忙,没人理我。给闷油瓶发了条‘在不在’,结果不知道正在哪儿浪的他秒回了一个句号。我说这里停电了,结果对面就发来了视频请求。闷油瓶举着手机,胖子一张大脸出现在屏幕上,喊了声天真,说这电停得巧,正好三个人一起看烟花。镜头一转,漫天的烟花,转逝的光彩,过于炫目。”

——今天没什么感想,记个日常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不太会刻意去记住生日,尤其像我这种当年因语出惊人而被调侃成‘装逼邪’的人。但我们对闷油瓶是格外上心。不会挑礼物,那就老套一点,买个蛋糕聚在一起撮一顿。玩心起来的时候,胖子嚷嚷着要点蜡烛,我心道闷油瓶绝对不会配合,然而事实非常打脸。黑暗的房间中,烛光跳动,闷油瓶的侧脸在暖色调下也显得万分冷峻。足足一分钟,我们才看到他挣开眼睛。没人问他许了什么愿望,我们还是希望能够保留他在我们心中的一点神性。我希望他能过上凡人那种普通的幸福生活,三个人白头到老,但我也最怕听到他说他的愿望就是这样。一是渴望平凡有时是人生千疮百孔后的无奈,二是有些愿望就是那么魅惑人心,听起来完全不是难事,却比什么...



“中午,我窝在沙发里,不知不觉睡了很久。朦朦胧胧醒来,半眯着眼睛,发觉天色已经黯淡许多。耳边突然响起胖子的声音——‘醒了?继续睡吧,外面下雨了,今天没什么要做的。’这是我一直可遇而不可求的,总有人可以一直陪在你身边,在你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发现。过去曾有,如今仍旧。在我近些年的日记里,胖子反而是出现最少的。不是他总是缺席,反而是他一直都在。”

“盛夏,大花会来这里过几天。我们买了一条小舟,没事的时候,我或许会坐在舟上,任其漂流,随便翻几本书。这天大花在游泳,我躺在舟上,睡到了午后。朦胧醒来,刚好看见他出水的那刻,水珠从他的发梢和皮肤飞溅、滑落,阳光灿烂,在他周身晕出淡淡的彩虹。在他不经意间望向你,瞳孔也带着光,嘴角的笑容还没消失的片刻,我感觉自己一生中认识的美好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而他们还一如当初。我们都到了在暖阳下相视无语会渐渐困倦睡去的年龄,但是时间并没有带走他们身上的华光。”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