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L君

微博@请叫我L君

2017/10/17

●张家人吸猫
  张家人吸猫
  张家人吸猫

雨村

2017/10/17

  我不知道张海客现在带一队人马过来是几个意思。

  闷油瓶当然安然无恙,我看着镜子,倒是感觉我自己病入膏肓。张海客敷衍了事和我打过招呼,领着两箱脑白金直奔里屋,让我怀疑过年时的亲切交谈算白费了。

  秀秀和大花也来了,今天他们恰好出去,只能我一个人收拾这摊子。

  一进屋,我就看见一戴眼镜的光头紧盯对面的沙发,腰板挺直,全神贯注,让我感觉莫名其妙。

  难道我这体质,一下地又带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了?我绕到他对面沙发,开玩笑似地喊他一声“张...

墨脱 2016/12/23

●纯有感而发,没什么剧情,起个名就叫场景一(Scene 1)

墨脱

2016/12/23

  我最怕的,就是闷油瓶离家出走。

  我凭着他给我留下的最后一条信息,只身重回墨脱。

  说是离家出走,只是他有自己不得不做,而我又不能参与的事情。所以我不紧不慢,在绿皮火车和大巴上数日子,去一点点回味过去的经历。

  沿途的风景,我已经无法记清,但可以确定的是,大多都和六年前相差甚远。只有墨脱这样的地方,才能保持她曾经的模样,留住记忆。

  回到喇嘛庙,放眼望去,我能看到门前有小喇嘛正在扫雪。如果当年的小喇嘛仍在的话,估计已经成年了。...

如果故事发生在今天,小哥也只是说要远行,去长白山这寒冷的地方。
每个大雪纷飞的年夜,吴邪或许都会摆上一桌菜,多放一副碗筷,听电视里传来难忘今宵,手指摩挲着手机屏幕。
一包烟被无奈消遣掉,他最终还是发出那条“新年快乐”。
屋外鞭炮齐鸣,吴邪将小声一句“早点回来”,故意藏在了欢乐的喧嚣里。

2017/12/05

雨村 接重启

2017/12/05

  闷油瓶和瞎子回来后,我和他冷战了很久。

  原因非常复杂,我也不想承认是我更年期的问题。

  除了我个人的内因,论外因那就是钱。钱到用时方恨少,现在我们三个连自己都喂不饱,还欠了一屁股债,还完小花的钱以后也没如今这么惨淡。这种许久未经历的穷酸让我一时难以接受,脾气自然也差了点儿。

  闷油瓶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开始走商业精英套路,每天关心股市基金和古董市场,还背着我偷偷走货,折腾了半个月。

  今天上午他正在用手机查账,我蹑手蹑脚走到他背后,想瞄一眼他账上有多少钱。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的,感觉明摆...

北京 2013 接重启,练手速无聊小故事

北京,2013(接重启)

  瞎子今天要教我开大型车,以备不时之需。

  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废旧大型车场,一走进去便是鬼片既视感。我随便翻上一辆看起来还新一些的大巴,坐上去那一刻感觉整个车厢都在晃动。

  瞎子坐第一排乘客座,让我凭感觉开就行。我心想家用车和大型车操作差距不小,让我随便开简直自杀行为。

  我深吸一口气,换挡踩油门,差点儿撞到墙上。他看我这样,拍拍我肩膀,递给我药片。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说是镇定剂。

  我学着笑眯眯地看他,心想镇定你大爷,老子开车不紧张,只担心你找的破车会散架。

  我刚要骂他,仔细一看...

2017/10/03

2017/10/03

  我永远没猜到我会在我的出租屋给大花过生日。

  我连高铁票都买好了,但一大早没起床就听见有人敲门,睡眼惺忪起来开门,一下子撞上墨镜口罩样样齐全的大花。

  他摘下全身武装,眯着眼睛看我:“衣衫不整出来迎接我,你这生日礼物太大了。”

  我拉好宽松的T恤,叫他别学胖子扯皮:“这才五点半,必需睡眠时间缩短是人老的一大表现。你这么早过来,代表什么我就不挑明了。”

  闷油瓶刚好出来倒水,大花看他一眼,毫不避讳:“那他是不是不用睡觉?”

  “扯淡。”我刚点上烟,就被大花抢去,他那表情简直就是花妈妈看倒霉...

今天三叔文笔爆表!

●胖子云:“我看着自己手机里翻拍的在天真相册里找到的照片,他的那个眼神,看的出真的很喜欢,不过,人大部分都不知道,这种喜欢情况下,只对他们自己好,而吴邪的那种喜欢,才是对小哥好。”

仔细想想,吴邪对小哥和三叔一样。你在我视野中,不远不近,我给你自己的一片天地。 ​​​

2015/09/06

杭州 2015/09/06

  我们三个在超市采购,闷油瓶被分到买菜的任务。当然,是我故意的。

  我偷偷跟在后面,想看看这位冰山酷哥在我们这些俗人间买菜是怎样一道风景线。按照预期,一定非常好笑。

  人山人海,论抢购大爷大妈们健步如飞,很快被挤到后面。当我再次看到闷油瓶时,篮子已经塞上一半。他背对着我,手里拿着两颗卷心菜,正比较哪个更好。

  那一刻,我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想笑。过去的几年里,我沿着他的印迹,转了个大圈子。我经历的多了,他的神性在我心中也自然渐渐淡褪。我明白没有真正的神,那只是一种符号。从前不再提,但在我们相识后的每分每秒,我们都是...

《石林鬼蜮》第十八章 亮光

●第十八章 亮光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我要不要安慰他。

  胖子老早便看淡生死,我也一样,但祸从我起,我没有放下责任的资格。

  在我要说出“节哀顺变”四个大字时,闷油瓶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硬生生把所有问题咽回去,只听他小声说:“没有。”

  这句话听起来很轻,但在这空旷的地下显得恰当好处,就像专门说给我听而又尽力隐瞒一样。我问他没有什么,他抬头看我一眼,眼神中不带任何其他感情,没有回答。

  这种感觉我非常熟悉,他有事情瞒着我,但由于各自原因又或多或少想让我知道一些。我就是面对禅师的毛头小子,什么事只要他不想说,我就要自己去...

中秋节,吴三省拎着月饼站在吴邪家门前:“我说你这小子,大过节的还要我来看你。”

想想看,你在上万的评论里回复一个人,素未谋面者看到了回复,你们相当于达成一次交流。这算是巧合的缘分。

我提这个是想说有些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就像张起灵在青铜门里算着时日,发现某天冬至,会想给一个人说长白冬雪很美。而吴邪刚好在墨脱,面对绵延的山峦,只想告诉一个人雪天的西藏宛如圣境。 ​​​

希望以后不会被打脸。
白昊天这个角色的存在,我想更多的是为了体现吴邪这些年的变化。

虽然大家都目睹了吴邪的成长,但一提起成长遍地沙海邪,来到重启,总会有人(当然不是所有人)说感觉吴邪终于放下很多包袱变回西子烟雨吴官人。

但岁月不饶人,并且任何一段人生经历带来的影响都不会被抹去。从吴邪对白昊天的态度上,那些在岁月中变化的细枝末节可谓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对待后来人的态度,他在醉酒一事上字面之后表达的对胖子和小哥以及其他亲近之人的态度。行为上,有些天真无邪不会做的,沙海邪帝不会做的,但眼前活生生的小三爷会做。

面对白昊天,于吴邪而言的一张白纸,他要自己给自己重新定位,自己努力去构建两人间的关系,这...

把这一章抄了一遍
边抄边感动,顺便感慨自己的字还是没长进(泪)

三日静寂,在墨脱漫天的飞雪中,透过几十年的墙壁,却是静默如春

他还是希望所有人都好。

2015/11/01

●一个长段子。梗来自三叔2015FB访谈。Q大概是说想看吴邪来台湾的样子,三叔的A是 姓张的没有身份证只能游过去。

————————————
2015/11/01

  雨村的气候果真和雨仔参长记性一样,只是个美丽的传说。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冬雨连绵”,同时养生医师专门打电话嘱咐我越是这种天气越要带着“美丽的心情”,否则对身体不好。我哭笑不得,不过找地方“避难”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我突然想起手机通讯录里装模作样存下的“关根”,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发现这个冬天自己还有个好选择——台湾。

  睡前开会,我把想法给胖子和闷油瓶粗略一说就准备收拾行李规划路程,以...

《雨村日记》2016/02/27

2016/02/27
●一个小甜饼,谈恋爱至上。

  我本以为村子里民风淳朴,没想到人人如此市侩。一山不容二虎,我这个奸商和邻里的关系愈发恶化,已经接连三天和隔壁大妈发生冲突。

  但我最难以接受的是,我们三个人无论是谁在村里捅娄子,都是我背锅。

  傍晚,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大老远就听见隔壁大妈哭天喊地。我火急火燎赶回去,就看见胖子一直在道歉,一问才知道,大妈家的鸡天天来啄胖子晒的玉米,胖子被逼急了,放狗出去没想到把鸡咬死了——这也是我后来只允许吴家狗场的狗随意进出的原因。

  我一回来,大妈的攻击对象立刻转移,指着我大骂,把这段时间的苦水全部倒在...

以后我的原创会在lof首发。
wb真是燃火自焚。

回到前两天的话题。吴邪的善良,是在路上看见一个乞丐正欣喜地吃一个包子。别人心里想的都是“这乞丐运气不错,还能吃上包子”,但吴邪想的是“这么小的包子,他能吃饱吗”。善良可以装,但终究漏洞百出。只有真正善良的人,才能在任何环境下表达出近乎不可思议的善意。 ​​​

© LeeL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