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L君

微博@请叫我L君

《雨村日记》记杭州 接重启

雨村日记 /记杭州
2017/08/19  星期六  天气:晴

  二叔最近又和我聊开饭店的事儿。一次两次我还以为他是单纯想让我退出,他娘的现在看来他还想借我开店免费打发工作应酬。

  为了抗议,我们三个现在住在杭州,我更是每天窝在店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头一次看见王盟对我那么亲切,又端茶又捶背的,估计他也被铺子要盘出去的事吓到了。还记得我刚回来的时候他上来就要抱我大腿,哭天抢地,声泪俱下。

  我问他,看铺子的工资只够糊口,我要是把铺子撤了还能给他遣散费,没准儿以后他能自己开上车。王盟仍然面容呆滞,但能看出他很认真地在听我说话,想了很久...

《石林鬼蜮》第十二章 石林

●第十二章 石林

  我忽然感觉,石中鱼也不过如此。

  这完全是没有阳光与土壤参与的生态系统。被我摧残的是一片茂密的微缩森林,有树干上布满眼瞳纹络的白杨,也有叫不出名字的绿松。我掰断所有的“树木”,露出光秃秃的底部,没有一丝土壤。树的根茎交接部有渐变的灰色,和石基是同种材质。

  胖子一把将手里的石林点燃当灯火,在我们的视野可见处环绕一周。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四周全是大小不一的石林,最小的和我手里的差不多,最大的简直就是陆上孤岛,花草丛生。

  胖子知道的民间丧俗比较多,抱起一块石林朝地上猛砸。石基上裂开一条缝,落下点儿石渣,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麒麟从此年年长在

纸太窄了,拍不好,字渣。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石林鬼蜮》第十一章 断臂

●第十一章 断臂

817

  躺在黑暗之外的,是一只断臂和哨子棺。

 

  我们踏进这个从未涉足的洞穴,拿起四周的火把,紧靠着贴近哨子棺。断臂上中尸毒的痕迹清晰可见,肯定是掏哨子棺出现了变故。

 

  断臂用福尔马林处理过,刺鼻的医院味道让我感觉很不真实。这个地方的确有人,而且和我们的年代相差不远。

 

  我们看向四周,没有其他洞口,这是个被封死的房间。闷油瓶用力挪动哨子棺,但棺材底部被铁水重新浇过,和地面熔连,不可能抬动。

 

  ...

《石林鬼蜮》第十章 洞穴

817


●第十章 洞穴


  我背后的汗毛不自觉竖起来。胖子很少用这种语气开玩笑,百分之百是真的。不过我还是问他:“你确定?不是你神经过敏?”

  胖子啧道:“这我还骗你干嘛?”


  闷油瓶的脸色也不好看,想拉着我们飞奔到对面。但我们脚下隐形的桥已经开始疯狂地晃动,如果不是我们三个互相拉着,早就掉下去摔死了。


  眼睁睁看着只有最后几米的距离,我们就是过不去,心里开始骂身下东西的十八辈祖宗。但我更没想到的是,闷油瓶让胖子松手,突然抓住我的衣领,一...

《石林鬼蜮》第九章 天桥

●第九章 天桥


  在这种环境下,我不可能看错。胖子和闷油瓶也有了反应,拉着我退回之前的石道,开最暗的手电光。胖子挂着严肃的表情,在光下有点儿恐怖片的意思:“天真,我以前在这种没有被困住的情况下,都是前进或者扭头走人,他娘的这次陪你等瘦了一圈。我之前也说过了,这地方就像个丧尸养殖场,很难说里面是什么东西。”


  我不置可否。我们现在只能抱着自己的冷兵器当火箭炮,岩皮碎片作飞镖,指骨又不是次次都能用,衣服也烂得不能上吊了,贸然进去绝对是找死——况且我们现在连进去都不可能。...


《石林鬼蜮》第八章 耳中人

●第八章 耳中人


  我看着石墙裂了两个大洞,还是撑不住了,眼前一黑,趴了下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只是一片漆黑。我活动活动手指,感觉这具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如果不是下巴正火辣辣地疼,我会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


  我把指骨塞回口袋,又趴了一会儿,开始以各种音量呼唤闷油瓶。换音量没用,我开始换称呼,差点儿连“张狗蛋”都喊出来了,还是没人。


  我强忍着疼痛,扶着墙站起来,揉揉眼睛再慢慢睁开。我再次体会到“傻眼”的感觉,...

《石林鬼蜮》第七章 岩皮

●第七章 岩皮

 【817贺文】

 

  胖子这样一说,我也擦了擦没停过的白毛汗。我想起人工挖掘的石砖蛇窝,工匠出品的夹纸和蠪侄棺,这些没有一个不带着人类干预的痕迹。

 

  胖子用枪口指了指来时的方向:“还有那些女尸,你说叫魍魉是吧?你们不在的这一天,我不怕后面有什么东西,就怕前面的起尸,找我来算账,所以我回去看过好几次,看得很仔细。那些东西身上都带着金首饰,每个身上的都还不一样,不仅像驯养的,我怀疑它们的真身就是人。”

 

  我觉得很有道理,但一直以来我总有问题想不...

《石林鬼蜮》第六章 夹纸

●第六章 夹纸


  我叫住闷油瓶,让他到我这里来。我目测了黑洞的尺寸,比胖子瘦得多,肯定不是他撞上去形成的。


  闷油瓶看这个人形太诡异,解开装备带,让我不要动。我立刻把装备带系回去,示意他分开行动太危险,而且我已经没那么拖油了。


  闷油瓶想了想,只好妥协。我跟在闷油瓶身后,保持一臂距离。当我们和黑洞只有一米远近的时候,我感觉它的颜色好像变淡了许多。闷油瓶也有同样的感受,右手握住匕首慢慢刺了过去。

  我以为会有东西从洞里出来,没想到匕首碰到黑洞的...

《石林鬼蜮》第五章 救援

●第五章 救援


  我在一分钟内游遍附近能够到达的水域,只有我一个人。右耳的刺痛让我知道我没有产生幻觉,接下来我要面对的就是窒息而死或者被怪物咬死。


  在这种地方淹死,几百年都不一定有人发现,我只能选择冒险。大脸怪应该靠光源跟踪我,我把手电扔了下去,同时向反方向游去,脱下外套并且两手拉住四角,靠近水面,猛地将外套伸出水面,裹住空气后立刻系紧拉入水中,开始从袖口吸气。三叔在西沙用的是潜水服,密封和防水非常好。我这个就不行了,只够我迅速吸几口,然后又要开始和那大脸怪玩打地鼠。...


《石林鬼蜮》第四章 怪物

●第四章 怪物


  人类果然不能百分之百推知历史。很多活在历史里的人都曾用一个谎言去弥补另一个谎言,那么人类制造出的第一个谎言,便是无法想象的弥天大谎。


  我把手电还给胖子,开始提前整理自己的装备:“有很多我不认识,或者说我很确定根本没有记载的文字。不过我可以猜出来,那是古时候东北少数民族自己的文字。”


  当时我已经记不清是哪个民族沿着西拉木伦河西迁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利用谎言,隐瞒了很多控制自然的能力,所以他们才能在历史的夹缝中生存下去。就算他们没有蒸汽机,没有...

《石林鬼蜮》第三章 浮棺

●第三章 浮棺


  在这里形成干尸并不容易,我开始相信胖子的话,有人在背后捣鬼。但这个人,可能是几千年前的东北三族,可能是几十年前的张家人,也有可能是现在我身边潜伏的危险。


  光带并不长,而且没有呈现特殊的图案,和古潼京的磷光相差很远。


  我从背包里抽出铲子:“挖开看看。”

  胖子让我抱着辟邪三件套,自己动手挖坑:“你能好好抱着它们,就是最好的劳动。”

  “下面是干尸,”我现在仍然不承认我的倒霉体质,“不会起尸的。”...

《石林鬼蜮》第二章 磷光

●第二章 磷光


  我陪黎簇去高考时都没有那么紧张焦虑。


  我和胖子再次体会到张家族长的威严,我在想前几年我怎么没给手指做个接骨手术,现在没了闷油瓶连路都不能走了。


  没有十分钟闷油瓶和姑娘就回来了。闷油瓶告诉我,我们要把这三匹马带走,可以带路。又是给钱包放血的一天,我刚想掏出银行卡付马的钱,那姑娘就没好气地说这后院的马全都是给我们准备的,更新换代十几批了,才把我们盼来,现在赶紧牵着马,能滚多远滚多远。


  我没搞清楚状况,闷油瓶...

《石林鬼蜮》第一章 客栈

●铁三角的故事,兄弟情

●文中涉及的历史与神话传说可考,但和盗笔有关的部分是我自己杜撰的,大家应该可以看出来

●“鬼蜮”是害人的妖或人,不知道有没有区域的意思。不过三叔已经说过“四周是一片鬼蜮”了那我这次也不讲究了(喂)

●和石林没太大关系,我实在是取名废(笑)

●这是817的贺,具体完结时间不定,一般攒够一定数量再更新


《石林鬼蜮》


●第一章 客栈


  八月是我最不想招惹事情的时候,然而命运这老家伙总是和我作对。在我终于可以开着空调吃西瓜的时候,他总要把我扔到荒山野岭里忆苦思甜。...


《后山笔记》第十五章 笔记后记(终章)

txt:http://pan.baidu.com/s/1jIIaism    密码:92u5

追完求评论喜欢和推荐

后山笔记


第十五章 笔记后记


  这次的经历很短暂。


  除了闷油瓶,我们三个在协和医院躺了一段时间。胖子都是皮外伤,最近北京天太热,他住院是为了陪我们吹空调。我除了断肋骨,其他都是轻伤。小花苦笑,说这次他出钱又操心,伤的最重的竟然是他。


  我看着坐在床沿削了三个苹果的闷油瓶,他下地的衣服又再次光荣牺牲,胖...

《后山笔记》第十四章 陈文锦

后山笔记

第十四章 陈文锦

  我说完以后,胖子让我站在洞口,摆个pose:“天真,我多拍你几张当个留念。”
  “靠,你这也太晦气了吧!”现在的我,面对危险要主动去拼的时候,已经不再是自寻短见了,我有自己的想法。

  闷油瓶不说话,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小花非要嘴上刺激我:“没事儿,下去吧,万一上来以后神志不清,我家大业大,可以送你去王府井街头卖艺。”

  我把小花的攀岩绳紧紧地拴在腰间:“能不能来点儿积极的?!”

  贫嘴的过程不多说,最后我也只是勉强说服胖子和小花。我把自己缩进洞里,什么都不想,弯曲胳膊肘和膝盖,...

《后山笔记》第十三章 又见陨石

作者可能有毛病系列

后山笔记

第十三章 又见陨石

  你属刘丧的吗?

  我有些气急败坏,感觉他这算是得寸进尺。闷油瓶让我和胖子先不要靠近他,自己撤离我们两米。果不其然,谢清的枪口一直追着闷油瓶,好在全都打在人佣上。

  那就不是属刘丧的了,属穷奇啊。

  我回心转意了,绝不同意让闷油瓶和谢清单挑,但这好像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小花趁乱翻身越上人佣,和谢清一左一右,看上去绝对是最佳对手。

  小花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要开枪也绝不犹豫。正在我以为谢清的第二次新生又要结束的时候,谢清前面的人佣早就奋勇舍身,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

© LuckyL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