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请叫我L君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偷(另篇)(短篇)

被pb了所以走最后的链接,谢谢

 吴邪揣着一个通体玉制的护身令,躲过宫中千千万万道防线,悄然推开皇帝寝室的窗户,脚尖触及地面时没有惊起一丝尘埃。月色入户,难得没有让黑暗掩住他少年英气的俊俏脸庞,嘴角习惯性的上扬彰显风流倜傥。

 贵族公子哥的气质,配不上他臭名昭著的身份。他飞檐走壁囊中取物的本领,在道上是令人艳羡的资本,在道外就是过节老鼠人人喊打的手段。

 偌大的寝宫,只有皇帝一人梦沉卧榻。吴邪借着光线欣赏那多年未见的面孔,心有不足,又想开个玩笑,干脆趴在人身上,搂着当朝圣上一同好梦。

 然而一般人都不知道的是,论上武艺,这位威望颇高的天子才是凤毛...

为了证明自己人还在的lof

学车+当老师+写长篇=我想摸鱼写短篇

对不起卡在快结束时的中长篇

lof是在限流吗???

from wb

七道太太的图,开工XD

p.s.因为也在混爬别的墙,怎么感觉瓶邪圈冷了不少(错觉)

Alcohol (一篇完)

Alcohol

●我知道你们还没放假
●杀手设定,狗血剧情
●瓶邪,年下,刹车陷阱
●开放性结局

友情链接同文风篇——champagne

  一个杀手被雇佣去干掉另一个杀手,听起来有些违和。

  独来独往的夜行侠们,已经把刀枪当作了自己的终身伴侣。张起灵擦拭着手中的银色手枪,凛冽的寒光美得令人心醉。

  他看着自己的暗杀对象一路小跑过来,手里拿着一袋啤酒,翻上城中河的护栏坐在自己身旁,和黑夜融合的深色风衣与自己的别无二致。月光下,他的睫毛染上霜雪的洁白,嘴角时常勾起的笑容柔和了夜色。

  “你好,我是吴邪。”...

在候车厅码字实在是……太奇怪了
旁边有我妈和一大堆中年人,我又写到比比较难以示人的一章……

●目测警官瓶x(身份难以形容)邪
清水剧情向,类似架空世界和盗笔的联动
不是无脑傻白甜
HE
短期不会发,因为我要囤进度70%以上并且还要学驾校

请求

@LOFTER小秘书

Sir-Altoria:

点进去tag那里真的很不方便,像以前一样也没什么不好。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

repost my wb:

今天写大纲的时候要翻一翻大结局,每次都能看出一点儿不一样的东西……

第一张就是所谓的“你们的世界”,看得我心疼不已(已经抛开重启欢天喜地的我,又在嗑陈年玻璃…)

第二张就是青铜门会自动打开。印象中是不会自己开的(不知道是三叔填坑忘了还是有意而为,我倾向于…前者。但细品真的很悲伤。) ​​​

总想

杂志社修图大神邪正在家里赶夜班,快被身后悠哉悠哉的明星张气死,随口抱怨“你这里不能长得再好看点吗,害得我每次都要修半天!”
张苦笑,说自己会加油改进。让邪转过来看着自己挑剔,这么注视良久,邪脸红到不行,继续抱怨“每次你都是这样说,没点正形…”

之后就靠自己脑补啦,在wb也要发所以字数不够了 ​​​

Champagne(一篇完)

●经纪人瓶×明星邪

●架空甜向,蜜糖炸弹

●高考前最后一篇


  有些人,在外有多隐忍,在内就有多嚣张。


  轻柔的薄纱将午后的阳光抵挡在落地窗外,可还是让淘气的它们,在微风吹起帘幕时,欢快地拥挤而进。地板是金色的池塘,光波浮动,还映着一个人瘦高的影子。


  各种赞助商送来了晚会用的正装,墙边挤满包装袋,床头堆起小山。吴邪懒洋洋地趴在床上,给被迫帮自己试衣服的张起灵拍照,连连赞叹,明明他才更像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张起灵看着转动的秒针,无奈道:“挑好了吗?”
  ...

Butterfly(一篇完)

●海归瓶×家教邪
●暗恋向甜饼,架空,换文风
●没有R也要注明:年上
●不是硬盘文,以后可能会修改

  红酒牛排的香味,引诱着吴邪的味蕾,放纵本能,想要摆脱一天的饥饿。肚子马上就要不争气地抗议叫嚣,他坐在远离城市的别墅里,本就显得局促,如果再弄出些格格不入的声响,怕是要尴尬到找身旁的沙发缝隙钻进去。

  张起灵坐在席上,看着自己的作品,半晌才开口:“可以一起吃晚饭吗?”

  吴邪没骨气地答应,小心翼翼坐在张起灵对面。牛排的颜色恰到好处,表面上的刀痕细致而严谨。意大利面上淋着淡红色的酱料,温顺地缠绕,安睡。明黄的溏心在刀尖不小心的触碰下舞动,绽开的是最灿...

2014/07/14

●给自己留的一个场景记录。
scene 3

2014/07/14

  2005年以前,雨村基本与世隔绝,连村里的人都很难相信这样的村庄能够如此繁衍不息。在此之后,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开始有陌生人闯入这个对外界尚且羞涩的村落,大多都是中间商。只可惜每年来的人,一只手也能数得过来。

  所以,在这样一个不是丰收的季节,吴邪的到来让住在村口的冯家非常惊异。

  老冯发现吴邪时,他正在村口抽烟,眼神没离开过悬崖上垂挂的瀑布。他能引起老冯的注意,不仅是因为他是个外来人,更多的是,他身后没有车印,四下也没有其他人手,好像一个人凭空出现在这里,悄无声息。...

2018/02/15

2018/02/15

  没有我爸妈和秀秀,今年的年夜饭相当简单,每个人下厨做一道自己的拿手好菜,虽然精简但是飘香四溢,让人大饱口福。

  和这些人坐在一起,我就没了威风。即使他们早已对我刮目相看,但此刻和他们相比,我总感觉自己还是西湖边上的小老板。

  今年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我们一起经历的,所以便一下子少了新鲜谈资,大家开始聊各种鲜为人知的陈年旧事,有点儿像指点江山,又有些像在人背后打小报告,不过非常有意思。

  我迫不及待想尝一尝小花做的鱼。多年和胖子抢食的我条件反射,看准一块好肉立即下筷,不巧刚好和闷油瓶的筷子撞上,一时间四下寂静,我们四目...

新年快乐

“我帮张家梳理族谱获得的报酬,就是一些零散的小故事,大多数是张家人的前半生。张家人这辈子可能已经长到只需要分这两部分,生活充实,便是血气方刚的前半生,开始变得无聊,就是日渐衰颓的后半生。毕竟,人总是会在百无聊赖的后半生,回想前半生种种,或光辉,或黑暗,总比得过且过来得有意义。”

  ●今天发烧了,很奢侈地在家休息。干脆把太太杯的投稿放出来吧,毕竟没记错的话第四届过两天就要结束了……
艾特我的,我还没时间看,慢慢攒着……
大家可以去投票啊!不过大神太多了,我还是参与为主吧(笑)

  瞎子的饭烧糊了,我长叹一声,大骂的站了起来。

  瞎子无奈地耸耸肩,拿出手机要叫外卖。我这穷乡僻野哪有快递小哥骑着电瓶车风尘仆仆赶来,心想他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他看我这眼神,把手机递给我。外卖软件上赫然出现“吴邪外卖”四个大字,位置显示就在我家。

  我还没说话,他就让我别问他,都是小花的锅,说完还下了个糖醋鱼的订单,拔腿向外跑,扛起...

2016/01/01

●刚回来的故事
《相面》
2016/01/01

  我们三人正在北京,算是去年过冬的最后一站。

  正值元旦,有很盛大的庙会。闷油瓶一向不爱热闹,但这么多年没见,我们同意瞎子要去,他也自然跟着来了。

  我们停下的地方,是个闹市里的茶楼,道上管这叫江湖楼,各路人马都喜欢在这儿聚集,流通货物和消息。

  不过我们今天来,目的很单纯,只是为了喝茶。我刚踏过门槛,就感觉自己的气场顿时消散,和进新月饭店一样,说话又开始带京味儿。

  磕着瓜子,侃闷油瓶不为人知的八卦(其实就是我们在闷油瓶面前瞎猜,然后看他反应),就见黑瞎子望着远方,隔着墨镜都能体...

不去wb吐槽了,不过把邮件标题的太太杯打成了太太碑,也是我的大锅233,希望审核的员工不要太在意啊。
希望每一个关注我的小天使都有微信(但是我没有啊)。

中午吃的寿司,特别好吃!

我今天有点儿惆怅,果然人一闲就这样,希望睡前可以安安静静看书。

我这个老阿姨,虽然有时很高冷,但是有时话也很多。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