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雨村日记 2015/08/20

2015/08/20

  我终于知道一件闷油瓶自己做不好的事了,那就是剪头发。

  他在门里待了十年,很神奇的是出来后没有长发及腰,不过刘海已经扎眼了。我亲眼看他拿剪刀在镜子前挥来挥去,半天没剪下去一厘米,而且剪刀掠过之处一片狗啃狼藉,看得我憋笑憋出内伤。

  我搬把椅子放在穿衣镜前,让他坐过来。剪刀一入手,我就感觉像拿了大白狗腿一样,情不自禁反手转刀。我看向镜子,尽量把我貌似扬眉吐气的表情调整得和蔼可亲一些,免得闷油瓶以为我要给他做开颅手术。

  我有给王盟剪头发的经历,不过当时很随便,完全处于做实验的状态,闷油瓶这儿我就不敢怠慢了。

  最惊险的就是剪刘海。我绕到闷油瓶面前,他自觉闭上眼睛,睫毛不自觉地颤动。我曾自诩是睫毛大侠,盖世睫毛功天下无敌手,如今闷油瓶这长度看得我手抖。

【作者忍不住插一句:语文老师曰一语双关】

  我还是更适合面对闷油瓶的后脑勺,剪后面时速度和熟练度都呈指数增长。这时我就开始习惯性走神,心想改天在村里开个发廊挣外快,绝对引领乡村新一代时尚潮流。

  心里一爽,大脑开始跟不上动作,加之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打击报复”,最后一推子下去,闷油瓶后脑勺上直接秃了一块,对比鲜明。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表面淡定收拾残局。剪完后我帮他把头发吹干,这一干不要紧,湿漉漉的头发蓬松起来,闷油瓶的刘海又短了一截,额头也露出来一大片。

  刘海的失败无法掩饰。闷油瓶一言不发,默默把剩下的刘海撩到一遍,就当这东西不存在。我真诚地笑笑,尴尬之情溢于言表。

  他不表示什么,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不过这几天我们家热闹,村里的小孩看有外人来,经常在晚饭后猛地闯进来,连门都不敲。今天就有一小女孩指着他头发问:“这个哥哥为什么有斑秃?”

  胖子故作心痛,沉重地扯皮:“女孩子家要温柔,这还不是吵架让他老婆抓的。”

  小女孩小声说:“好凶啊……”

  胖子继续误导:“又凶又泼又更年期,天天发火,还和你胖叔叔抢饭吃,吃完还逼着胖叔叔刷锅洗碗,你胖叔叔我都瘦三圈了。”

  我一听就炸了,解下围裙把手里正刷着的碗扔水池里:“你才更年期!晚饭就你一个人收拾半桌子!胖子你有本事再瞎说一次!”

  胖子回头大声说:“又没说你,急什么急!”

评论(1)
热度(86)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