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2015/11/01

●一个长段子。梗来自三叔2015FB访谈。Q大概是说想看吴邪来台湾的样子,三叔的A是 姓张的没有身份证只能游过去。

————————————
2015/11/01

  雨村的气候果真和雨仔参长记性一样,只是个美丽的传说。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冬雨连绵”,同时养生医师专门打电话嘱咐我越是这种天气越要带着“美丽的心情”,否则对身体不好。我哭笑不得,不过找地方“避难”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我突然想起手机通讯录里装模作样存下的“关根”,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发现这个冬天自己还有个好选择——台湾。

  睡前开会,我把想法给胖子和闷油瓶粗略一说就准备收拾行李规划路程,以为他们不会反对。然而胖子立刻打断我,指着闷油瓶说:“组织规定不能单浪,小哥没身份证,你想让他游过去啊?”

  我微微皱眉:“王盟还没办好?”
  胖子摇头。闷油瓶正靠在床头看书,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

  我好不容易决定出去散心,更何况村里冬天气候条件太艰苦,我实在不想看大衣上长蘑菇,心里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兵马交战,胖子走了才平静下来。

  闷油瓶今天睡得很早,不知道心里是不是有些在意。我蹑手蹑脚摸黑走到他的床沿,活像一小毛贼。黑暗中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轻声问:“你怎么办?”

  闷油瓶动了动,被褥和床铺发出棉质的摩擦声。我继续说:“要不然这样……”

  闷油瓶的手指突然轻触我的嘴唇,让我先不要说话。他只思考几秒钟,就道:“你应该去。”

  “但是你去不了。”我不可能租个货轮,把闷油瓶封在箱子里偷渡过去。

  闷油瓶摇头,意思是我不用管他,他可以不去。那一晚,我一边幸灾乐祸,想着可以让闷油瓶也体验一把等人的感觉,一边又于心不忍,辗转反侧,早晨起来两眼挂着浓重的黑眼圈。

  这天的早饭时间异常压抑,没人说话,胖子还吃得非常少,随便扒拉几口就和闷油瓶一起出去喂鸡,不知道想和他说什么。这两个人喂了整整一小时,没把鸡撑死真是谢天谢地。

  胖子回来后心情大变,活力四射,还是“天子脚下响当当的胖老板”。他极力撺掇我和他一起去台湾,半个月的行程删减压缩到一星期,这样我能放松,闷油瓶也不用一个人看家太久。

  我知道肯定是闷油瓶给他说了什么,心里有些小感动。中午我抢着下厨,做了一桌好菜,看得胖子目瞪口呆。

  晚上我开始收拾行李,对自己记性不放心还要专门列个清单。长年身处野外的经验让我有从简的习惯,我要拿的东西塞不满一个箱子,正想要不要多塞几本书填补空缺,闷油瓶就突然出现在我身后递过一个崭新的水杯。

  医生昨天才叮嘱我多喝水,我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闷油瓶还记着。

  我连连点头,小心翼翼把水杯塞进箱子。我的手刚好碰到口袋,习惯性抽出电子烟。闷油瓶顺手拿走,督促我戒烟。

  我看着他拿着电子烟回房的背影,心中顿生凄凉。闷油瓶没关门,我能看到他正靠在窗口看外面零零星星的灯火。他会抽烟,不过平时没有这习惯,但此刻他手中的烟悬在半空,将抽不抽,看得我不仅心生落寞,他娘的连悲惨都有。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前几年在野外,每次我说去山崖边抽烟,胖子都非要死皮赖脸跟着我。估计当时我看起来像要去跳崖。

  闷油瓶最后还是抽了,上一次我见他抽烟还是在长白山。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心塞,撂下箱子跑过去把他手里的烟夺下来,把他按到床上扔给他被子:“我不去了,说什么都不去!你给我早睡觉,明天早晨我去喂鸡,你负责早饭和洗衣服,胖子负责……”

  我啰啰嗦嗦交代一大堆,毫无逻辑。胖子并不惊讶地探头,默默帮我把箱子收回去。

  “还有!”虽然我知道我做不到,但在怒气之下我还是坚持道:“以后家里全面禁烟!谁抽都不行!”

  胖子在我背后学我发飙的样子,立刻被我逮到。我把闷油瓶的屋门反手一带,把胖子推进客厅,问他今天早上和闷油瓶偷偷摸摸商量什么呢。胖子拿出包中华,拍拍我的肩:“何以解忧,唯有中华。就你还戒烟?你现在要是老二十岁,我能喊你老烟鬼。”

  “别逃避话题,”我把一整包中华没收,“你俩背着我都聊什么呢?!”

  胖子点上烟:“天真你这不厚道了。你心疼还舍不得小哥,也不能把邪火往我头上发啊。你胖爷我的台湾姑娘都让你整吹了。”

  胖子见我冷静许多,继续道:“再给你八辈子你都磨炼不出来。人家小哥一个人看天,活得挺自在。你这操心半辈子,外面再牛逼也没用,在小哥面前一定怂。人家不是幼儿园的小正太,而是千年的老妖,你这小和尚修行尚未成功,还需努力啊。”

  我使劲打他一拳,暗骂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
  胖子和小哥跨世纪喂鸡的头天晚上,胖子拎一壶酒爬上屋顶,找半夜吹风的张起灵。
 
  胖子直入主题:“我跟天真出远门,你看家?”
  张起灵点头。
  胖子笑笑,小声唱:“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张起灵看他一眼,相当于默许胖子出损招。
  胖子凑近,道:“方法是有,不过这就是考验你和天真无邪小同志真感情的时候了。”

  胖子一连说了好几个,张起灵表示还是算了,自己有办法。胖子表示拭目以待,以为他有什么高招,准备自己也学习学习。

  没想到张起灵的高招完全建立在吴邪那点儿小心思上。

  胖子表示真的高,不仅毫不费力,而且还有一股浓重的酸臭气。

●速码,没修,有问题可评论。皮鞭奉上,你们还是打我吧。
●其实是个脑洞框架,不是标准文,不过没时间完善了,感觉这样也可以。
●大明湖畔的石林鬼蜮…我在努力…

评论(2)
热度(51)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