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石林鬼蜮》第十八章 亮光

●第十八章 亮光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我要不要安慰他。

  胖子老早便看淡生死,我也一样,但祸从我起,我没有放下责任的资格。

  在我要说出“节哀顺变”四个大字时,闷油瓶的眼神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硬生生把所有问题咽回去,只听他小声说:“没有。”

  这句话听起来很轻,但在这空旷的地下显得恰当好处,就像专门说给我听而又尽力隐瞒一样。我问他没有什么,他抬头看我一眼,眼神中不带任何其他感情,没有回答。

  这种感觉我非常熟悉,他有事情瞒着我,但由于各自原因又或多或少想让我知道一些。我就是面对禅师的毛头小子,什么事只要他不想说,我就要自己去悟。

  但这次我不想去悟了。我突然感觉在地下河时他能准确找到被开过的棺材并且做出正确判断并不止因为经验。我和胖子被岩皮围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他并不是被耳中人干扰,而是职业失踪去做他自己的事情。

  闷油瓶回来后,这几次下地都比以往积极。起初我并没有发觉,但一次一次的积淀让他在每一次行动中的小动作暴露得淋漓尽致。我现在才发觉,这次无头苍蝇一样的我们能够走到现在,不仅是因为闷油瓶巧合般的提示,更因为他没有表达任何反对意见,而且默默地推着我们前进。

  再加上那句“没有”,我和他的目标看来是不一样的,但我们都要到同一个地方,就是我们脚下的祭坛,董灿长眠之处。

  “没有什么?”无论我现在有多生气,我还是要表现得心平气和来问他。

  闷油瓶的暗示到此为止,他能透露的只有这么多。他将从我这里拿走的绳索挂在我腰上,将另一段甩向一颗树的枝丫。张千军正站在上面,接绳索时明显能看出只剩一条胳膊的吃力。

  我默默叹气,摆手让他们别折腾。我正濒临散架,就算上去死不了,一会儿我肯定没办法大师兄附体,只是换个地方干瞪眼。我正准备说服他跟着微弱的号角声从地上返回,身边的几口石棺就像和我心灵感应一样开始剧烈晃动。

  张千军脾气很不好:“你磨叽什么呢?!”
  我没骂回去,心想你哪知道我现在就是个积木人,稍不小心都要完蛋。

  闷油瓶亲自动手帮我调整错位骨骼,要不是环境特殊,我现在的叫声估计能惊动村支书。

  我歪斜着靠在树枝上,心想就算刚才再惨烈,自己还是逃过一劫。在我们接连上来的过程中,从我俯视的角度看,以瓶爸爸棺为圆心的一大片区域出现起尸现象,都是裂面棺,看来不是我心怀鬼胎居心叵测,而是前人无论怎样安排都是别有用心。

  闷油瓶上来时已有粽子聚集在树下。这树有将近十米高,能让我很放心。不过张千军和闷油瓶的脸色都不太好,千军万马负责胖子,闷油瓶负责我,接连以人猿泰山的招牌动作开始十万八千里的“逃难”。

  我想问他们为什么要那么紧张,刚要开口,就听张千军在我身后猛开一枪。白毛汗升级为瀑布汗,我一低头才发现,已经有粽子爬到树干中部了。

  爷爷的笔记上写血尸不会爬树,看来这还和品种有关系。

  胖子看我一脸藏不住的惊讶,捂着腰伤说:“别傻了,老祖宗要是想防贼,结果在树林里安排一群不会爬树的保安,估计他能不放心到时不时起尸回来看看。”

  我看张千军的弹药还很足,问他刚才和闷油瓶干嘛去了。张千军一个跳跃踏上我左边的树枝,道:“刚才你被轰趴下的时候,我们发现这附近好像有人。”

  “小张哥吗?”胖子非常讽刺地问,“你俩不是一伙的吗?到底谁是螳螂谁是麻雀?”

  我看张千军一脸愠色,让胖子别再刺激他,毕竟一路过来他也真没什么恶意。我的伤势太重,闷油瓶无暇顾及树下,张千军便同时负责掩护。枪声越来越稀疏,树高也低了很多,估计再走不远就是我们发现野棺的地方。

  绳索还能承受我和闷油瓶的重量,他和我一起荡过去。我还没站稳,他突然捂住我的嘴巴,让其他人也别出事。

  张千军和胖子都端起枪,在我们身后的树上掩护。闷油瓶松开我,反手拿刀,慢慢接近一片缠着树藤的枝杈。我半蹲着靠在一旁,太阳穴疼得厉害。

  闷油瓶看准时机,猛地一拉藤蔓,一个和被我搞毁容的那位一模一样的粽子一个翻越跳上,朝着闷油瓶猛扑过去。闷油瓶稍一弯腰,反手拿着的匕首绕回正身,在空中划出一道银亮的弧线,正中粽子腰环。

  这时我才发觉我们已经被粽子包围,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树都是两人环抱的标准,我现在肯定连脚下局促的一小块地方都守不住。

  我朝树下开枪,视线刚好和进军的大部队碰上。他娘的,这场景太熟悉了,简直就是秦岭的翻版。一群粽子正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爬上来,表情怪异,细不细看都像正咧着阴森可怖的怪笑的黄毛猴。

  我突然想起秦岭一行没有胖子和闷油瓶的参与,难道这是上天注定要我们三个在这儿补一回?

  不过还好我们现在的情况比当时好太多,难缠的也只是数量问题。我这体质太邪门,几乎所有粽子都往我这棵树上爬,胖子和张千军只需要负责我就可以。我一抬头,张千军的枪口正对我面门,吓得我侧身一躲,瞬间我身后的一只粽子光荣中弹,散发腐臭的尸液溅到我身上。我管不了那么多,对准脚下连射,直到弹匣全部打空。

  我对胖子大喊:“还有子弹吗?!”胖子摊手:“大爷的,这东西皮糙肉厚,平均十发干一个,没子弹!”

  胖子扔下一个救命雷管,刹那间轰飞一片。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脚下是货真价实的树,用雷管很容易把自己也搭进去。

  我心想这地方也是块宝地,会不会也能物质化?虽然我对这种能力很抗拒,但事到如今只能试试。我尽量让自己自然而然地联想,但不出意料地没用。

  我用枪托硬碰粽子脑门。闷油瓶左手抓紧树枝,双脚抵住树干,把他的弹匣扔给我后开始全力用刀具逼退粽子。这种地方他施展不开,大部分粽子没再逼近,但数量仍越聚越多。

  我看下面黑压压一片,和胖子连开三枪:“怎么这么多?”
  胖子伸着脖子往祭坛的方向看:“妈的,一棺多胎,指不定有多少。”

  我左手腕被后坐力震得发疼,突然想起闷油瓶手腕骨折还把我从雪坑里拉出来那次,要是我肯定会疼死。

  我再次体会到杀得眼红的感觉,只不过这次是自己亲自上场。树下尸体一片,我也身心俱疲,小腿一软,跪在枝杈上。我下意识抬头,恍惚间看到远处正闪着手电光。

  我一下子被吓清醒,发现这不是我的幻觉。手电光正在有频率地闪动,一组两次,代表该处安全。

  我看向胖子,胖子也在看我,点了点头。

●很久没更新,所以先临时放一段,我本想全写完再全发的。

这章没来得及修,有问题可指正。

就是为了说声没假期还要月考…
怕不是一个月更两次?
我觉得…删减一下的话,一两章能完结…






评论
热度(18)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