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墨脱 2016/12/23

●纯有感而发,没什么剧情,起个名就叫场景一(Scene 1)

墨脱

2016/12/23

  我最怕的,就是闷油瓶离家出走。

  我凭着他给我留下的最后一条信息,只身重回墨脱。

  说是离家出走,只是他有自己不得不做,而我又不能参与的事情。所以我不紧不慢,在绿皮火车和大巴上数日子,去一点点回味过去的经历。

  沿途的风景,我已经无法记清,但可以确定的是,大多都和六年前相差甚远。只有墨脱这样的地方,才能保持她曾经的模样,留住记忆。

  回到喇嘛庙,放眼望去,我能看到门前有小喇嘛正在扫雪。如果当年的小喇嘛仍在的话,估计已经成年了。

  上师笑着说我也是“雪山中的来客”,多年未见,容颜竟然还是如此年轻。

  我试探着问他闷油瓶的去向。上师说几日前这位年轻人曾来过,一言不发,向着大山深处走去。

  我已没有当年的精力,只能选择等他回来。我孤身登上最近的雪山,看看落日,想像闷油瓶现在正在干什么,几十年前,同一个地方,他又可能在干什么。

  巧合也是遇上才方知有。天空幻化为橙黄相间的那一刻,目力可及之处,另一座雪山的山峰上,闷油瓶正站在群山之巅,和我一样停下来见证自然在这一瞬的绚烂。

  他背对着我,背影并不像我第一次见他那样孤独。我突然感觉几十年前,万山顶颠,苍鹰也退避不前的云间,闷油瓶就像现在这样,遥望天空。两个跨越时空的身影在我眼前渐渐重合,暗红的藏袍,深黑的冲锋衣,霞光,雪山,流云。

  瑰丽化为沉静,黑灰与深蓝从我身后遥远的地平线处蔓延开来。我还在注视正落下的夕阳,光线远没有之前刺眼,但却有泪水划过我的侧脸。我苦笑着骗自己这是阳光照射的生理反应,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大雪刚停不久,我不敢在雪山中大声呼喊,只能静静地看着闷油瓶,看他少有的忘我与着迷。

  我在心中大喊一声张起灵,只有我自己能听得真切。

  但此时此刻,就在我心中那声呼喊还在山谷中回响时,闷油瓶竟突然回头,好像真的听到了我的呼喊。我一时愣住,不知道是该立刻躲开还是挥舞双手告诉他我在这儿。

  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天际,在明暗交接的那一瞬间,明明相隔很远,但我仿佛看清了他的表情。泪水更加放肆,连我的笑声里都带着哭腔。恍惚间,他那已经隐藏在昏暗中的表情,是我多少年都可遇而不可求的。

  他笑了。

评论(1)
热度(28)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