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2017/10/17

●张家人吸猫
  张家人吸猫
  张家人吸猫

雨村

2017/10/17

  我不知道张海客现在带一队人马过来是几个意思。

  闷油瓶当然安然无恙,我看着镜子,倒是感觉我自己病入膏肓。张海客敷衍了事和我打过招呼,领着两箱脑白金直奔里屋,让我怀疑过年时的亲切交谈算白费了。

  秀秀和大花也来了,今天他们恰好出去,只能我一个人收拾这摊子。

  一进屋,我就看见一戴眼镜的光头紧盯对面的沙发,腰板挺直,全神贯注,让我感觉莫名其妙。

  难道我这体质,一下地又带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了?我绕到他对面沙发,开玩笑似地喊他一声“张半仙”,一屁股坐下去,突然感觉腰后一阵风,一只花猫从靠垫后窜了出来。

  那是秀秀带来的猫。一共三只,一花一白一黑,这只花猫是最难伺候的。

  他看见我正直视他,礼貌地问我有什么事。我想问他们这次来还有什么意图,就见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流转,根本不在我身上。

  张家人有令人发狂的自制力,我明显能看出他不是在逃避我的问题,而是心不在焉,根本没想听我说话。

  我心中怒火腾升,心想我位分是降了还是怎么着,打着小算盘让他们下次一定见不到闷油瓶。

  在我要识趣离开时,我发现他的嘴角正微微抽动。怒火瞬间熄灭,难道这位老哥患有癫痫?

  仔细一看,我感觉自己血糖突降,四周应该昏天黑地——他正盯着趴在桌上的猫,强忍着不露出幸福的笑脸,碍于家训,克制吸猫。

  我强颜欢笑看他一眼,心想今天算我给你放假来放飞自我,转身离开。回头便看到张海客正在院子里追猫,眼光和我对上时立刻立定站好,尴尬起来的神情和我一模一样。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如果我吸猫,我会是什么样子。暗自叹气,张家人还真是天性活力无穷,现在让我追猫,我能把肺咳出来。

  不过这些人和闷油瓶比起来,自制力和冷淡程度都差得远。我抱起放在角落里的脑白金走向闷油瓶的房间。屋门虚掩,一看上去就知道准没干好事。我摆出一副“小样儿你最近干什么坏事我都知道了”的表情,刚想推门进去,就从门缝里隐约看见闷油瓶眉头紧锁,坐在床边,好像在和谁对峙。

  我心中打鼓,难道这次又有人来劝他回去,还是个狠角色?

  我稍稍把门再推开一些,一个黑影立在床头柜上,就是秀秀带来的黑猫。

  我微微一笑,果然闷油瓶就是不一样,不轻易为外物所动,而且好像有些厌恶。

  正当我在心里把刚才外面一圈张家人骂了个遍时,闷油瓶突然半蹲下,小声一句:“喵。”

  黑猫懒洋洋的,不过倒还挺给面子,回了句:“喵……”

  我突然感觉刚才的昏天黑地都不是事儿,现在才是万箭穿心五雷轰顶世界末日。张家人吸猫,不分方式,不分程度。

  “我决定了,家里禁猫,”我看着闷油瓶没收我的电子烟,心想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逼迫我,我都不能低头,“没有理由,就是不行。”
 

●为什么要禁猫?
吴爸爸肺不好,少接触动物。
吴爸爸的三观受到了冲击。
以及,吴爸爸表示,这东西哪有那么可爱?
(吃醋脸)

●补:今天反省一下自己,感觉文风突然那么抽风自己都不太接受……

评论(7)
热度(104)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