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雨村日记》2017/12/26

雨村
2017/12/26

●雨村铁三角终见道上同人产物真面目,吴邪表示看到了终极。

  三百六十行,行行有人才。像我,曾经的副业,或者说消遣,是摄影师,出版商。现在道上像我这样的闲人不多,一般人要想赚点外快,只能着手些小的贸易。

  但我从没想过他们会引生出文字加配图一条龙服务的同人创作产业。

这一行里好多人大字不识,竟然能在脑力上下文章,惊讶之余带给我的便是一睹真容的渴望。

  不过看刘丧那个抗拒的小眼神,我觉得真相可能不那么美好。

  等我想起来这件事,已经是十二月份。我们三个在村里泡脚,我还要兼顾着养脸(毒气腐蚀后劲太大)。

  这时刘丧已经和我很熟了,发来微信:“你确定你要看啊?”

  当时我还一愣,这小子不是发错人了吧。三秒后我才想起来是同人系列的压缩包。

  “确定。”

  文件很大,有几百MB,还只是刘丧挑过的。我若无其事地回屋,把门反锁,点开一个名字很网文的文档时,手都是颤抖的。

  我尽量面带微笑看完全文,毕竟我们要体谅笔力劳动者,虽然我不明白他们笔下的“瓶邪”竟然是这样的。

  老子是天真,老子不傻。
  老子前几年还牛逼哄哄,怎么现在就成受了?
  最重要的是这都是哪来的cp?谁知道我看得老脸通红的感受吗?

  我感觉自己老了。从前我一直觉得,胖子当着几十几百人的面讲荤段子都是撕下脸皮晒太阳。但现在车都随便开,毫不遮掩,并且故事的主人公还是我,我看得简直掩面。

  尤其是同人图,要不是抱着存资料以及不会再看第二遍的心态,我肯定会把它们删了。

  有那么几篇无cp的冒险文还是挺入我眼的(如果我尽量认为文章里的是另一个吴邪的话),不过都被刘丧排到最后,貌似只要是夸我的他都不待见。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道上闷油瓶的粉丝非常不待见我了。

  我笑而不语,把压缩包藏到好几个子文件夹里,若无其事再出去泡脚。当我看到胖子和闷油瓶的背影时我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怎么看胖子都像僚机,怎么看闷油瓶都是金枪不倒的大众情人。

  我太阳穴突突得疼,这东西后劲太大了。

  又过了几天,在我看电视时胖子突然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天真,沉浸在小说漫画的世界里是逃避现实,这是你说过的。”

  “嗯,”我随便答应一声,“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了?”

  胖子更忧心忡忡:“你说咱家帅锅锅哪点不好啊,你不能总从同人里寻求不一样的大张哥啊。”

  霎时我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你说什么?!”

  胖子凑过来拍拍我的背:“我们都知道了。”

  “你们都知道什么了?不是……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有点儿抓狂,立刻飞奔回屋,看到闷油瓶正在用电脑。

  正在用电脑看那个集我无数难言之隐的文件夹。

  闷油瓶是个不会翻我东西的人,这时我才发现我犯了个错误……

  我忘了在最近预览里把历史删掉了!
  因为没删,闷油瓶只要碰到文档选项,最近历史一览无余……

  我的目光里全是“这都是误会!”。
  闷油瓶还给我一个波澜不惊遗世独立的眼神。

  他起身绕过我,我以为他在生气,结果又听到屋门反锁的声音。

  这时我有点儿懵,难道要杀了我?

  我曾经幻想多次的闷油瓶踢飞我,踢断我脖子,把我打骨折的场景在我脑中回现。

  但下一秒,我就毫无防备地倒在床上了。

  我问他干嘛,他很淡定地回答:“试试。”

  我看向还没关掉的页面,发现是一张特别羞耻的同人图和一个小黄文。

  在某种程度上,我感觉自己这十几年白活了。没和闷油瓶有过什么紧密接触的人都能摸清他的脾气,但我到刚才为止都以为他真的是个宇宙无敌正人君子。

  妈的……他好像一直……就不是。

————
原谅我泥石流的用词,金枪不倒什么的…我实在想不起来别的形容了。

以及刘丧你是看过多少了?

评论(3)
热度(72)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