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接重启 2017/11/30

●2017/11/30
●接重启,油条组重聚!
●一是我最初的场景设定,后面几个甜饼算是附加

—————— 一 ——————
  我们全副武装,准备实行瞎子的计划。

  刘丧被派出去打开地面和第一层暗室的出口。不知道这家伙又哪来的火气,非常气愤地给自己糊上两层泥,貌似一句话都不愿意和我说。

  我们需要更多的血泥,但我不可能让恢复不久的闷油瓶再放血。我做了很多准备活动,让自己的血开始发挥功效,偷偷问瞎子我的血可以吗。

  瞎子也不能确定,只能说试试。不过万一出现差错,代价太大,还是不要乱来。

  我心说,再让闷油瓶放血,那才是真的乱来。

  我偷瞄闷油瓶放血的伤口,用手比划动作,看怎样才能达到可控的最大出血量。闷油瓶注意到我的动作,握紧我的手腕,让我不要乱动。

  我看着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叹气道:“我的血也是救过人的,这种时候和你的没差别。你不能再这样了。”

  闷油瓶缓缓松开我的手腕,离开时指尖轻轻划过,正沿着我腕上的疤痕。

  那是很多年前,我对失败的自己的惩罚。当时划得太深,这么多年,这些疤痕只能淡退,却不可能消失。

  我一下子笑出来,同样抚上他的伤痕:“我可比你差远了。”

  很久以前,我就在刻意模仿闷油瓶的很多动作,为了有一天能在他面前用出来,亮瞎他的狗眼。
(注:原话来自沙海)

  当时我做这一切,表面上看是单纯的自我防卫,实际上我是希望在自己的变化中真正成长,强大到有一天也可以挡在闷油瓶前面,告诉他不用担心,还有我。

  过去,现在,将来,我这样执意,更是在希望在与他并肩时,还能坚定地说出:

  “如果可以,我也想保护你。”

——————二——————
  瞎子从野草堆里翻出一个用防水布包好的压岁饼干,支好小锅,把饼干煮成糊状,和在塔木陀一模一样。

  不是挑三拣四,我伤得重,重到肠胃已经对饥饿无感,看到这样的饭实在不想吃。瞎子把一勺糊状物放到还不能动的我的嘴边,笑得特别灿烂:“一日为师百日为父,我这当师傅的还真成你爸爸了。来,张嘴,吃完爸爸给你买玩具小汽车。”

  我嘴角抽动,坚决不吃。瞎子知道这种事情自己应付不了,回头喊一句:“哑巴,出山!”

  闷油瓶脸上的血色还没完全恢复,略显苍白。他学(?)瞎子的样子把饭喂到我嘴边,一言不发。

  我说:“小哥,我现在不需要。你和瞎子……”

  闷油瓶少有地露出无奈的神色,淡淡道:“听话……”

  我感觉脑内一阵电流涌过。

  “你……说什么?”

  这时瞎子捂住耳朵,一脸贱笑看向我,然后自觉背过身去,不禁感叹:“我这是把徒弟卖了,还是把哑巴卖了……”

——————三——————

  闷油瓶失血过多,重度贫血。我们剩下的物资不够补给,闷油瓶只能完全依靠睡眠恢复。

  这时我已经基本恢复,正在处理身上的血痂。我看着闷油瓶苍白的脸色,心里堵得难受。我想和他说话,却被瞎子阻止:“让他睡,不是一时半会能缓过来的。”

  我记得在蛇沼,我昏迷过后,醒来看到的第一人是潘子。如果你一醒来,就有人发现,那么这个人一定一直在关注着你。这次也是如此,我只是稍微调整气息,闷油瓶就可以察觉到我的变化。

  也就是说,我昏迷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现在角色互换,我坐在闷油瓶面前,强打精神,忍住困倦。我希望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无论如何,至少有人发现。

  闷油瓶睡眠相对较浅,我一夜未眠,不敢乱动,生怕把他吵醒。

  我这样熬了两天,瞎子小声说:“你再看下去,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我学他的样子:“让他睡,别说话。”
  瞎子轻轻打我一拳,笑得很感慨。

  “行,哑巴的事都听你的。”
 

评论(2)
热度(86)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