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2017/12/09 接原重启

2017/12/09

  瞎子在我后颈上一按,我佯装晕倒,被瞎子放在地上。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情况特殊,我在地上躺到睡着都没人叫醒我。

  峡谷中十分阴湿,气温也很低,醒来后我只感觉腰部酸痛,直起来都困难。瞎子就在我旁边:“醒了。看你睡得挺香所以没叫醒你。”

  他示意我刘丧不在,我才敢大声说话:“靠,你能不能关怀一下伤病人员,这地硌得我腰疼。”

  “这锅我背,”瞎子从草垛里拿出烤鱼,给我一串,“要不我喊张先生给你揉揉?”

  我似笑非笑地看他,正想着闷油瓶去哪儿了,就见他和白昊天穿着毛毛衣,从外面猛地闪进来。

  没有刘丧,我感觉奇怪,刚要说话,闷油瓶直接伸手按住我的脖子,我再次演戏晕倒,暗骂这他娘的还有完没完了。

  闷油瓶就有心得多,让我倒他怀里没直接躺地上。弯腰那一刻我听见骨头活动的声音,疼得一皱眉头,幸亏白昊天没看见。

  黑瞎子又开始演:“刚才那家伙在这,我们不好说明。其实这个吴邪是假的,是在来之前被替换的。”

  白昊天发出一声惊呼,问刘丧不是说闷油瓶肯定不会认错吗?

  瞎子边吃边说,口音特别奇怪:“我讲啦,来之前替换的。我们张先生为大局考虑才没有说滴。”

  看来他们是真怀疑白昊天。我心想干脆再睡一觉,就感觉很淡薄的温度慢慢拢上我的腰,在我疼的地方揉了揉。

  大爷的,是闷油瓶。

  我没被撂在一边,反而被抱得更紧。相当于正面对着闷油瓶,坐在他大腿上,下巴靠着他的肩膀。我放在他背后的手偷偷戳他一下,让他安分点儿,但是抗议无效。

  白昊天说话了:“但是,他……”好像是在指闷油瓶。

  瞎子看向闷油瓶,语气里满是无奈:“我们这是优待战俘,体现关怀,不能让人家晕地上,以免腰酸背痛,以后告我的状。”

  他娘的,谁平时告你状了?

●欢迎捉虫,没来得及修。

评论(1)
热度(63)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