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2015/08/18

2015/08/18

  我把闷油瓶带了出来,很多伙计都没见过,议论纷纷。

  不过回去的路上安静了很多,胖子是司机,我准备坐前排,小哥坐后面,一车三个人不知道该从哪里聊起。胖子想了想,对我说:“天真,你这不厚道了啊。小哥刚回来,你也不坐后面给人家讲讲你这些年的光辉事迹啊。”

  我打开副驾的门,让他别瞎扯我那点儿破事,结果胖子一胳膊伸过来,硬生生把前车门关紧锁死。

  我内心复杂地在闷油瓶身边坐下。虽然见面时毫无生疏,但要我和闷油瓶叙述一下他不在的时间里,发生的很多事,我怕他会觉得聒噪。

  胖子明白我的顾虑,转头对闷油瓶说:“小哥,很多事说来话长,你要不想听直接按一下暂停键就ojbk。胖爷我打包票,你家天真这几年长进可大了,写本传记都能当武侠悬疑冒险惊悚畅销小说。”

  我把胖子的头扭回去,说人家不稀罕听这些。我一路不敢直视闷油瓶,想象着因为自己话太多,被他捏晕的场景,更有点儿犯怵。

  最近实在太累,想着想着,我真不由自主睡着了。

  我是被胖子轻微的口哨声吵醒的,我的位置刚好可以看清后视镜,隐约能看到胖子正一脸没来由的笑。我心说按照胖子的性格,就算小哥回来了他也不会偷偷笑成这样啊,三秒后才发现自己的位置好像有点儿奇怪。

  为什么我现在能刚好看到后视镜?

  一般坐在后排正中的人都能清楚地看见后视镜,但是最开始我是坐在胖子正后面的。

  我背后一个激灵,猛地发现自己现在正靠在什么东西上。

  我很不愿意承认,那好像是闷油瓶的肩膀。

  我睡着以后,可能在车辆转弯时身体倾斜,不小心靠在了闷油瓶身上。

  我心中狂奔过十万只草泥马,想起瞎子说我颈部曲线比女人还女人时,大概讲过如果是他飞起一脚,能把我脖子踢断,如果是闷油瓶……

  能把我头踢飞。

  我不能自己吓自己,毕竟闷油瓶应该不会轻易对我动手。思考过后我迅速弹开,还给闷油瓶一个尴尬而不失友好的笑容:“对不起,小哥。”

  闷油瓶淡淡地看我一眼,不带任何情绪。

  这代表他不介意。我稍稍松口气,就听胖子不合时宜地插嘴:“哎呦我去,天真你害羞个蛋啊。几天没见就那么生分,你也不怕小哥不高兴?继续睡,你一路睡到杭州才能体现咱哥仨情意深切,出生入死过的就是不一样。”

  我他娘的有了想杀人的欲望。胖子边笑边说:“小同志悠着点儿,咱现在可在盘山路上,翻车可就不好了。”

  我憋着一肚子火,重新靠回后座。闷油瓶正在看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半晌他才来一句:“睡醒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突然发现这些年我刻意去学闷油瓶那么多,最应该学的就是沉默。

●这算怀旧?
我觉得……这一路上我还能写好多

评论(3)
热度(62)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