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接重启的场景3(脑洞)

  胖子的坟就在雨村,今天是祭日,我拿上好烟好酒,一个人,傍晚才回来。

  刚下过雨,地上的坑坑洼洼里充满了积水。水中的倒影,还是我四十岁时的面孔。

  急急忙忙回到家,闷油瓶正坐在床上,和往常一样,不再是道上的哑巴张,是真真正正有气无力的闷油瓶。

  我没想到自己能这样见证他面容衰老,头发花白的一面。我收起难掩的心酸,换上往日的笑容,问他还记不记得胖子。

  闷油瓶点点头,欲言又止。

  一阵恐惧涌上心头,我感觉某一天很快要到了。

  这么多年,和我出生入死过的人,只剩闷油瓶一个了。

  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说句不吉利的,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遗言那种。”

  他还是那样看着我,什么都不说。

  一个看起来四十岁的中年人,说话带着哭腔,可能总让人感觉很奇怪:“我没习惯见证别人的死亡,没听过很多遗言,算我求你,一句话也好。”

  闷油瓶淡淡道:“对不起。”

  我的眼前一片模糊,全是泪水:“为什么你当时不告诉我,唯一的方法,就是这样延长我的寿命。”

  长到有一天,我会看到,曾经那个我以为不会老的闷油瓶,如此孱弱。

  他把手轻轻放在我的肩上:“如果我告诉你,你不会同意的。”

——————
  “我见证过很多人的死亡,但是我无法接受那个人是你。

  会让你那么痛苦,是我最后悔的事情。

  对不起。”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评论(2)
热度(27)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