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2016/01/01

●刚回来的故事
《相面》
2016/01/01

  我们三人正在北京,算是去年过冬的最后一站。

  正值元旦,有很盛大的庙会。闷油瓶一向不爱热闹,但这么多年没见,我们同意瞎子要去,他也自然跟着来了。

  我们停下的地方,是个闹市里的茶楼,道上管这叫江湖楼,各路人马都喜欢在这儿聚集,流通货物和消息。

  不过我们今天来,目的很单纯,只是为了喝茶。我刚踏过门槛,就感觉自己的气场顿时消散,和进新月饭店一样,说话又开始带京味儿。

  磕着瓜子,侃闷油瓶不为人知的八卦(其实就是我们在闷油瓶面前瞎猜,然后看他反应),就见黑瞎子望着远方,隔着墨镜都能体会到他的含情脉脉。

  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也带着墨镜的男人站在一边,笑容和黑瞎子如出一辙,我都怀疑是不是他老哥。

  胖子随口来一句:“怎么着,看上了,这可是八目相对啊。”

  黑瞎子把那人招呼过来,那人坐在我旁边,知道我是吴邪,和我握了握手。

  黑瞎子把手按在他肩上,很用力:“介绍一下,我朋友,江湖骗子一个,集会的时候出来给人看相,平时走贸易。”

  那人想打开黑瞎子的手,然而那是不可能的:“啧,什么叫骗子,我这是真本事!”

  我心想这俩人什么情况,就听黑瞎子继续道:“行,是真本事。那给人看命的先生,价钱都很高的,这两年估计你也赚够了,正好最近我缺钱,你得考虑考虑连本带息还我钱了。”说完手指发力,那人疼得闷哼一声。

  我头一次见瞎子这样,心里偷笑,想这人肯定欠得足够多,瞎子也已经穷得揭不开锅。

  人就在北京混,跑不了,今天一看钱也还不上,干脆先不计较这些。胖子听他算命看相,就开始问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他俩隔着我聊天,也不觉得尴尬,但是我觉得聒噪。正要起身换位置,就听胖子对那人说:“你这光说不练假把式,要让我信,咱实战一下,”然后指着我,“你看看他,你能看出来什么。”

  那人一把把我拽回来坐好,只隔几厘米,直直地盯着我,看得我不好意思。

  大概过去两分钟,他清清嗓子,让自己听起来还像那么回事儿:“不特殊的我不讲了,不过,小三爷,你这正恋爱啊。”

  我日你仙人板板。这叫什么相面的?人家都是算近期运势,给你当人生导师,他这倒好,上来就猜“你最近在恋爱”,一点儿都不专业。

  而且我也没恋爱啊!

  附近人多眼杂,我压住怒气:“呵呵,你哪只眼看出来我正恋爱的。”

  他笑得更欠揍了:“怎么说您都是上过刀山下过火海的人了,什么场没经过?我这样看您,您都能脸红,不是恋爱了还能怎么样?”

  我真想泼他一杯热水:“你离我这么近,我别扭还不行吗?”

  我话音没落,他就贴着黑瞎子和胖子的脸端详,两个人都毫无反应。

  “你看吧,”他还特别自豪,“人家都没反应,我说的准没错。是哪家的姑娘啊?”

  “大爷的,”我忍不住了,“他俩脸皮厚,我不一样。我和谁离那么近,都会脸红啊!”

  我亲身试验,分别和黑瞎子与胖子,两张大脸之间,相隔五厘米,也就能看清对方的黑头,能看出来个鬼啊!那人果然是个江湖骗子。

  轮到闷油瓶,他这半天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我都怀疑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不知道,那我这样公然靠过去,岂不是很奇怪?闷油瓶肯定要误会什么吧?

  要不然就是下意识防卫,给我来一拳。

  然而我的动作快于大脑,等我犹豫完,我们俩之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七八厘米。我感觉我的侧脸发烫,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闷油瓶仍旧淡定地看着我,时间漫长到四周开始有人看我们。

  事后证明,也就过去三秒钟。

  我急忙把身子缩回来。那三人一脸喜闻乐见,瞎子还感叹这人真不是骗子,钱可以以后慢慢还,真他妈的爱才。

  江湖楼,人们交换信息的同时,八卦也就传出去了。如今回想,我只想给那骗子来个了解。

●也是去年写了一半的

评论
热度(31)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