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今天发烧了,很奢侈地在家休息。干脆把太太杯的投稿放出来吧,毕竟没记错的话第四届过两天就要结束了……
艾特我的,我还没时间看,慢慢攒着……
大家可以去投票啊!不过大神太多了,我还是参与为主吧(笑)

  瞎子的饭烧糊了,我长叹一声,大骂的站了起来。

  瞎子无奈地耸耸肩,拿出手机要叫外卖。我这穷乡僻野哪有快递小哥骑着电瓶车风尘仆仆赶来,心想他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他看我这眼神,把手机递给我。外卖软件上赫然出现“吴邪外卖”四个大字,位置显示就在我家。

  我还没说话,他就让我别问他,都是小花的锅,说完还下了个糖醋鱼的订单,拔腿向外跑,扛起鱼竿对闷油瓶喊:“哑巴,你上次说在哪儿钓鱼来着?”

  闷油瓶趁我不注意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人一起挤出门,把做饭的杂活留给我。

  我心不甘情不愿地系上围裙,抄起锅铲,冲着外面大喊:“十二点前不回来,就别想再进来!”

  喊玩我就飞奔进小花房间。小花摆出一摞账单:“这是这次的开销,你得全包。”

  我这段时间一点收入都没有:“为什么?”

  小花指着自己的伤口:“人家打我都是冲你来的,你相当于我们雇主了,你要负责。我看村里生活比较现代化的人还不少,你这小身板可以试试做外卖,有了工作,就没有不还钱的理由了。”

  我捂住心口,装模作样咳几声。小花鄙夷地看我一眼,道:“你是肺不好,不是心绞痛。”
  我顶回去:“那你做个示范,我应该捂哪儿?”
  小花笑笑:“顶一次加十万利息。”

  我赶紧退场,给大佬做糖醋鱼。

  有个有钱的朋友很好,但这个人若太精明,那也是倒大霉了。

评论
热度(27)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