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2018/02/15

2018/02/15

  没有我爸妈和秀秀,今年的年夜饭相当简单,每个人下厨做一道自己的拿手好菜,虽然精简但是飘香四溢,让人大饱口福。

  和这些人坐在一起,我就没了威风。即使他们早已对我刮目相看,但此刻和他们相比,我总感觉自己还是西湖边上的小老板。

  今年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我们一起经历的,所以便一下子少了新鲜谈资,大家开始聊各种鲜为人知的陈年旧事,有点儿像指点江山,又有些像在人背后打小报告,不过非常有意思。

  我迫不及待想尝一尝小花做的鱼。多年和胖子抢食的我条件反射,看准一块好肉立即下筷,不巧刚好和闷油瓶的筷子撞上,一时间四下寂静,我们四目相对,十分尴尬。

  接着周围就爆发起一阵大笑。我不好意思地把筷子缩回去,闷油瓶慢慢把鱼块夹起来,轻轻放进我的碗里。直到年夜饭结束我都没再碰那块鱼肉,毕竟还是黑瞎子和胖子的嘴枪更厉害,几句下来能把我呛得面红耳赤。

  不知道闷油瓶是不是以为我嫌弃他,虽然面上看不出来,但好像有些不高兴。我跟在他身后连连道歉,不知道这位酷哥有没有原谅我。

  夜晚的烟花大会在我眼里办得敷衍了事,和元旦一模一样,我都能预测下一种烟花是什么样子。于是我开始埋汰胖子参与的村委会,胖子表示很无奈,要我拉投资,第一个让小花入股。我想起我还欠着他的钱,谈钱风险太大,不聊也罢。所以大多数人还是活个平稳而不是新意吧,就像此时小花正看得津津有味。

  烟花过后,我们回屋吐槽春晚,竟然发现毫无槽点,简直是二零一八年第一件最恐怖的事。我偷偷溜出去吸烟,站在高岗,俯视万家灯火,庆幸雨村人保留着守岁的习俗,不至于让这偏远的村庄早早沉睡。山脚,忙碌的母亲正吆喝着让玩耍的孩子回家,即使已经深夜也还有几户飘着炊烟,宴饮不息。

  我踩灭最后一个烟头,突然感觉有人出现在我身后,悄悄捂住我的耳朵。我的视线仍旧停留在热闹的集会,那里闪烁起鞭炮的光亮,宛如转瞬即逝的火龙,跳跃,飞舞。

  我转头看向阴影中的人,笑着对他说我又不会被突然炸响的鞭炮吓到。他给我披上一件更厚的外套,搂着我的肩膀,带我一起向家的方向,一步一步,坚实而熟悉。

  夜真的已经深透了。我很清楚,村中最后一家的灯火熄灭之时,就是这场仪式结束之时。从今天起,人们又会从跨过岁月的喜悦中脱身,忙碌,重复,如复制粘贴一样继续在岁月的长河中与大浪争斗。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迫不及待想让闷油瓶向我证明,他非常适应不需操心,每天喂鸡钓鱼,和小商贩讨价还价,循规蹈矩的生活。人心虽然比鬼神险恶,但有时并不比鬼神莫测。我希望他能真正停下来,和我们一起在尘世走一遭。

  我问他,或许很隐晦,也或许很直白:“你还愿意看多少次这样的烟花大会,假如一年只有一次?”

  闷油瓶少有的没有停顿:“和你一样。”

  我又笑了出来,还是笑他,笑他比我还能做白日梦,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闷油瓶淡淡道:“为什么不可能?”

  身后的山脚,孩子们已经回家安睡,女人们的呵斥声渐渐平息,仅剩男人们觥筹交错,不醉不休。

  眼前,我家的小窗里散发着柔和的暖光,和白天相比,是另一幅景象。仿佛这时只要我踏过门槛,真正的时间就被定格,流淌的,只有我们几个人的嬉笑怒骂,欢声笑语,看向对方,心中还是他年轻的模样。

  一年又一年,谁都未曾老过。

By:Lee

新年快乐,二零一八会对每个人温柔。
一年又一年,谁都未曾老过。
你在我心中,定格在最美好的年华。这句话送给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这也是我积攒了一年的感慨。

评论
热度(43)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