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Gamble


*架空,设定很迷幻
*依旧台词港风脑内播放。结构同上篇。
*应该很短,应该很狗血。

2018.09.07,海上豪华游轮


    “这个人被称为370号,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出色的间谍。长官说我资历太浅,没工作几年就能见到这样的人,已经算我走了狗屎运。


    我问长官他见过吗。他的指尖正夹着烟,烟雾近乎笔直地升起,在他一阵静默后的叹息中,化作缥缈的精灵,在空中起舞。

    ‘没有,’长官盯着监控器,露出了和我这种新人一样的好奇神情,‘而且给赌场工作,你还会见识到更多的,比如说——’


    一阵敲门声响起。我起身开门,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人面带微笑,向我问好。他那戴着黑色小羊皮手套的手缓缓按在胸口,整洁的驼色大衣随他的微微欠身而下摆。漂亮的帽子边沿上翘,宛如忽视了清晨强烈的海风。


    长官让我把370号交给他。我很诧异,但又无法反驳。哦,忘了说了,当时的370号正假扮服务生,穿着标志的工作服,戴着特制的手铐,一条白布围在眼前,遮盖视野。白色的轻薄衬衫和笔直的西裤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黑色丝绒领结在他身上又是那么绅士。我真的一再于心中强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年轻人解开370号的手铐,牵着他的手,带着他离开房间。我只记得他留给我的最后一个眼神很微妙,无声地对我说着什么。直到现在我才反应过来,让我兴奋而又羞愧。


    他说……

    ‘你的眼神在说,你喜欢他。’ ”

...

    “刚才那个小安保喜欢你,”吴邪和张起灵正坐在游轮的栏杆上,随着船体一起晃动,危险却游刃有余,“我没看见你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


    张起灵听出来吴邪语气里浓浓的醋意,心里轻笑,但最终还是没表现在脸上。吴邪戳戳张起灵的胸口,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不满道:“你心里一定在笑我,对不对?”


    吴邪不让张起灵解开眼前的系带,张起灵也就听他的,蒙着眼睛,听海风掠过,听海浪低鸣,听心上人吃醋。这很有意思,他想,他从来没见过任何人能像吴邪这样,锲而不舍,一路追着自己到这里,甚至赌上自己的性命。


    吴邪最开始在业界有名,不是因为赌技高超,也不是因为他是赌神兼大企业老板的儿子,而是因为“他是赌神兼大企业老板的儿子而且还赌技高超”——这就让人浮想联翩了。一夜之间,狂热的赌徒们开始相信,除了出千,赌博有真正的不败秘诀,是要靠技巧的。吴邪身边开始出现大把大把的钞票,大把大把的虚伪笑脸,大把大把的无耻之徒。张起灵混迹其中,不是为了可笑的所谓的提点,只是因为受雇于人。


    一切都很顺利,甚至超出了他的预想。张起灵开始数着日历过日子——情人节,没有女朋友的吴邪需要他的巧克力和玫瑰。三月十五日是吴邪的生日,他会提前开始试探,吴邪到底喜欢什么。七夕,只要出去逛街就好,在湍流人群中看好这位小少爷可不是容易事。

    “你问我喜欢什么啊?”张起灵还记得吴邪当时正坐在副驾驶,笑着望向正在停车的自己,“我其实挺老套的,也不喜欢什么特别有新意的。”

    “我喜欢你。我快要过生日了,小哥,你想送我什么?”

    张起灵解开安全带,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吴邪就是那么会给他一个台阶。

    “小哥,帮我解开安全带,好吗?”

    搭扣“啪嗒”一声弹开,就像他的克制与理智,完全脱离了原本的束缚。凑近的片刻,他们热吻,谁都不在乎这份礼物是不是来早了些。


    感情这种东西,放在心里,就成了万顷辽原,无垠星空,一颗心放不下,承受不起。而等它倾泻而出,你就会发现,一个拥抱,一个吻,一张床,有时候就够安放了。


    月夜,吴邪躺在张起灵的身边,从后背抱着他,薄唇蹭着他的后颈,喃喃自语:“我的银行账户连带着一个保险柜,里面有很多资料,密码就在这儿……”

 

    张起灵回头,心里说不出是不是惊慌——他不应该这样的。


    迎着透进来的月光,他能够看清,吴邪手里正拿着一张折好的纸条:“给你一分钟决定,你要它,还是要我?”


    最终他还是选了纸条。吴邪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他,安静地躺在他身边。张起灵感觉很累,真的很累,那种由内而外的负重感,压得他喘不过气。第二天清晨,整个城市还没有醒来,可他们都提前了一步,只是装睡的人永远都不可能被叫醒。


    张起灵在吴邪走后,退掉了酒店房间,回头检查时多看了一眼。枕头上干涸的泪痕像人心上的刀疤,不深不浅,却又伤人伤得恰到好处。


    “解约。”张起灵把资料摔在雇主面前时,已经不再考虑所谓后果。雇主说他会被追杀,解约不是好选择。但这些对于他而言,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

    “你在想什么?”

    吴邪看张起灵良久不语,只好乖乖地倚在他身上,气势都弱了半分:“这次被我救了,很没面子?”

    张起灵真的忍不住了,嘴角上翘,在暖阳洒下的金光中,帅气得耀眼夺目。

     如果和他共事过的人知道他会笑,估计要怀疑人生。

    吴邪装霸道总裁那一套,在外人眼里很成功,但在张起灵这里,就明显成了炸毛的小猫,故作老虎。吴邪解开系带,张起灵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眨眨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张让自己日思夜想的面容。几年不见,吴邪看上去成熟了很多,但骨子里的温和不会改变。

 
    “来找我,很危险。”

    “骑士救了公主,”吴邪搂住张起灵的腰,“公主不应该奖励骑士一下吗?”


    张起灵很想吻下去,很想很想,但是就是有人那么会破坏气氛。混乱的脚步声从三面接近过来,吴邪皱眉,摸摸腰间,痛骂自己忘记带枪:“这么快就反悔……你干了什么,让他们那么不给我面子?”


    “You jump?”他这么问吴邪。本来还气得不行的人一下子笑得没了力气,问他这一套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对视片刻,熟悉的情感从记忆深处跨越重重阻碍,很难说是化为了冲动,还是原本原样地呈现在两人面前。

    “I jump.”


    他们一直在等救生艇,现在看来也没有时间了。张起灵反过来搂住吴邪的腰际,用力带着人跌入海中。几声枪响,子弹在水中划出轨迹。阳光把整片蔚蓝照得澄澈透明,张起灵望着吴邪额前浮动的碎发,和他眯起的眼瞳中闪烁的光芒,不自觉地在升腾气泡的围绕中,俯身下去,在大海的见证下,情不自禁地吻了自己的毕生所爱。


    在海中,那种微微的窒息感,猛然将短暂的时间拖得漫长。身边的一切都是静的,都是慢的,时间在此处驻足留步——阳光,水,永恒——那颗早已被判定失去生命的种子,在谁人心底生根发芽,又在谁人心底绽放若华?

...

    我望着海面上漂浮的帽子,问长官:“他们死了吗?”

    我看出来长官觉得很好笑,但还是保持着自己不苟言笑的姿态:“怎么可能?没有血,我们什么都没打中。”

    “也是,”我抚摸着自己的配枪,“他可是370号。但是……那个人是谁?”

    “管那么多干嘛?”长官四下检查了一下,“都回去吧。”

    “哦……”

...

2018年10月04日,一个叫不出名字的小国家,沙滩上

    吴邪第n次问张起灵:“那个小安保……”

    张起灵无奈:“我真的不知道。”

    吴邪怒道:“我觉得我有必要看好你,你本身就是个危险品!”

    几个来旅游的帅气金发外国佬冲着吴邪吹了声口哨。

    张起灵:“……”

    吴邪白了外国佬一眼,回头继续声讨:“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张起灵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地在吴邪的唇上浅啄。

    ——愿你永远都对我那么耿耿于怀。
 

    吴邪忘了这句话是谁说的了。反正,用在这里刚刚好。张起灵也想起来了这句话,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有说出口。

    因为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让某人得意忘形。

    “无论你怎么威胁我,你都必须给我解释一下那个小安保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第n+1遍。

 

Fin.

哈哈哈泥石流
因为想要国庆七天每天都写点儿东西,所以就任其泥石流了

最后那句话其实是我说的(笑)

没修,不知道有没有错字
 
 

评论
热度(35)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