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Part.2 黎簇

给tag改个名字→#众人眼中的吴邪
所以part.1是快递员眼中的沙海邪

Part.2  黎簇

我印象中,那段时间吴邪也是有过假期的,虽然感觉他还是在进行着自己的计划。

我回到了学校,穿着和大家一样的校服,但是那种与众不同的感觉更加强烈了。我怀念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也放不下在沙漠的那段日子。

高中生基本都是自己上放学。我跟着人群向外走,一眼就看见吴邪正坐在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上看我。他穿着一件蓝白条纹的衬衫,开着扣子,里面是纯白的短袖。还有浅灰的短裤和白色帆布鞋。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学生。

毫无疑问,他在等我。走一条我没去过的路,他把自行车骑得飞快,我勉强没掉下去。沿着绿树环绕的公园湖,夏天被风吹来的水汽冲淡,我肥大的校服里裹了一大股风,而吴邪的衬衫被风吹得扬起,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眼睛在光下微微眯起——我从来没见过。

他可能猜到了我在想什么,突然说了句“我临时回家,这几年的行头都不在,只能把我大学时候的衣服翻出来了。自行车是近几年买的,每天早晨绕着西湖骑,现在被我寄到了胖子那儿。”

我可以想象出,他大学的时候,和朋友三五成群,骑着老式一些的自行车,斜背着包,赶着去上课。路上骑得太快,不小心蹭到了路人,只能匆匆忙忙回头喊一句对不起,心情和路况一样上上下下,但还是把不迟到当成了目标首位。

当时阳光一定很好。


我直言,你这样搞得我真的真的真心实意想考大学了。他突然停下,我撞在他背上,脸疼得不行。他转过身,真的在笑,笑得很纯粹。


现在的我才明白,他是不想让我走他的老路。但是很多事情发生了,我的人生轨迹也就改变了。沙漠和他载着我的那一程,还是前者占了上风。我一心想找我爸爸,我一度对吴邪怀恨在心,但在内心深处,我其实并不怎么怀有恨意。

他的过去是很有吸引力的,我说的是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普通人的生活放在他身上,能变得如此美好,很多时候都是由反差引起的。因为直到现在,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吴家小三爷就是应该在西湖边儿上赏景。他希望别人好好的,别人也是如此。



(对不起啊黎簇其实不会这样说话的…)
(大学吴真的…哎呀…)

评论
热度(8)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