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Alcohol (一篇完)

Alcohol

●我知道你们还没放假
●杀手设定,狗血剧情
●瓶邪,年下,刹车陷阱
●开放性结局

友情链接同文风篇——champagne

  一个杀手被雇佣去干掉另一个杀手,听起来有些违和。

  独来独往的夜行侠们,已经把刀枪当作了自己的终身伴侣。张起灵擦拭着手中的银色手枪,凛冽的寒光美得令人心醉。

  他看着自己的暗杀对象一路小跑过来,手里拿着一袋啤酒,翻上城中河的护栏坐在自己身旁,和黑夜融合的深色风衣与自己的别无二致。月光下,他的睫毛染上霜雪的洁白,嘴角时常勾起的笑容柔和了夜色。


  “你好,我是吴邪。”

  十年前初次见面,那时吴邪十六岁,张起灵十四岁。大多数在杀手组织中的孩子,都像张起灵一样,看起来老成,浑身散发着冰冷而压迫的气场,眼神中覆着挥之不去的阴霾。

  吴邪却是个特例。那宛如朝阳穿过阴云的生机,虽然没有改变这个朝夕相处的搭档,但也让他内心庞大坚硬的冰山,慢慢融了一个小角。

  “回答我。”张起灵接过吴邪递来的罐装酒,放到一边。他看着冰凉的液体从吴邪的嘴角不小心漏出,滑过侧脸。喉结滚动,配上空气中隐隐约约的古龙香水味,完全让人移不开视线。

  吴邪:“再给我十分钟,一定告诉你。”

  这已经是第六个十分钟了,每次吴邪都是这样打发过去。张起灵倒也不介意,和搭档在河边坐一晚上,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坏事。


  十八岁成年礼,吴邪终于松开桎梏,死命拽着张起灵到熟悉的酒吧,把所有的未成年专属饮料换成酒精,发誓不醉不归。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和这家偏僻的小酒吧完全不符。调酒师优雅而沉默,看这对搭档风雨兼程长大成人,闲暇时把鬓间一缕白发捋到耳后,眼角的皱纹比他们初遇时深了不少。

  张起灵倒没有被组织下过年龄禁令,吴邪举着一杯高度清色伏特加,轻轻触到自己唇边,便有些不好拒绝,只能陪着他喝。几轮过后,不胜酒力的吴邪面颊泛红,眼睛里饱含水雾,支撑着上半身的手臂也微微颤抖。

  调酒师停止了动作,对张起灵笑得意味深长:“先生还真是好酒量。既然你们是朋友,那就拜托您把他送回去了。”

  张起灵只能同意,想要把吴邪架回去。他刚刚碰到吴邪的肩膀,那人就以一个跌倒的姿势,拥入张起灵怀里,还在他胸口乖巧地蹭一蹭。

  “我送你回家。”张起灵不太会处理这种场面。历来镇静的人,此时也有一闪而过的慌乱。

  “我……嗝……搬家了……”吴邪赖在他身上,全身都是软的,“不住A街了……”

  张起灵一愣,心想自己怎么不知道吴邪搬家了:“现在住哪?”

  “我住……B区……那个小区的……四楼……”

  吴邪昏昏沉沉,说出来的是张起灵家的地址。保安体贴地上前,问他要不要帮忙安排车辆。张起灵叹气,只好把自己家的地址报上,托着半醉不醒的吴邪,坐在吧台边等待。


  其实吴邪不是没喝过酒,今天只是为了庆祝,才找了个借口。杀手组织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不正经的居多。从小就因为长得纯良无害,经常被撺掇着灌酒的吴邪,酒品不是特别好。如果周围都是陌生人,那他也就大睡一觉。但如果有熟人陪伴,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解雨臣曾经大半夜给张起灵打电话,背景音是酒吧撩骚的爵士乐:“小哥,来领人。”

  张起灵:“……”

  “他喊你名字整整半小时了,拜托对你搭档负点责,下次他出来喝酒你一定要跟着来。”


  一两分钟后,吴邪就像回过神一样,突然抬头,把张起灵的下巴撞得疼痛不堪。他那已经对不上焦的眼睛,努力注视着张起灵,恨不得把目光变成牢笼,把朝夕相伴的人囚禁起来。

  吴邪的指尖攀上张起灵的侧脸,若有若无般挑着张起灵落下的碎发。眼中的水光在切换的灯光下,如灿烂星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乘装着无影无踪而又转瞬即逝的时光。

  他凑近张起灵的唇边,小声念叨:“你喜不喜欢我……”

  调酒师识相地走开,只在吧台上留下最后一杯烈性酒,明摆着不是半路相助,而是煽风点火。

  “你……不要……喜欢我……因为……”吴邪每说一个字,都会在张起灵的唇上轻轻碰一下,“我……决定……要讨厌你了……每天……只……想着……一个人……太……太难受了……”

  “我要……放弃……喜欢……白……白痴……我……最讨厌……你……了”

  吴邪如意料般吻上去。醉汉的知觉几乎完全麻痹,力度掌握得实在差劲,刺激的铁锈味激荡着张起灵的口腔。他想把吴邪拉开,但舌尖竟然不由自主迎合上去,很快掌控全局,被动一方掌握了主动权,浓烈的酒气烧得张起灵气息不稳。

  周围的起哄声逐渐大起来,张起灵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愤怒这种感情,本应早就在他的人生中抹去,但此刻微弱的火苗竟有燎原之势。他打翻吴邪再次端起的酒杯,猩红如血的液体溅了吴邪一身。

  “我不喜欢你。”车上,张起灵就像自言自语,说完还偷偷瞄一眼枕在自己肩头的吴邪,生怕把人惊醒。

  透过车窗,城中河正随风泛波。月光化为纤细的粉末,洒在波澜荡漾的水面。银色的薄纱不输于昼辰的波光粼粼。这种夜深人静独自赏的美,拥有无法衡量的感染力。张起灵心中的一汪死水,恰逢暴雨,涟漪千层,变成奔腾的江河,化为与天相接的大海。

  有人想收回刚才的谎言。


  回到家时已是午夜,吴邪倒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任张起灵怎么唤他,都不予理睬。张起灵找来自己的白色衬衫,准备把吴邪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

  纽扣一颗颗松开,透过轻薄的衬衣,张起灵能看到吴邪的锁骨上沾的酒精痕迹。他的右手按在吴邪的胸口,心脏的跳动声逐渐与自己的重合。山河震动,难以言喻。

  吴邪已经比几年前好多了,至少现在正如一只没有防备的小猫,乖乖倚着沙发靠背,躺在靠枕上。张起灵帮他换衣服的时候,他还下意识地拒绝,嘴里小声地说着什么。张起灵凑近,温热的气息近乎灼人,烫得他很想马上离开这个危险地带。
  

  “小花,”吴邪扯上张起灵的领带,把人又拉近了一些,“不要你……帮我……换衣服……”

  张起灵满面黑线,理智失控。

  你到底在想谁……

  而这种距离,实在太过犯规。吴邪学生气的睡颜着实减龄,皮肤上仿佛温柔服帖的绒毛看得人心痒。嘴唇因为摄酒而有些干涩,吴邪伸出舌尖舔了舔唇尖,看上去便是触感软嫩。

  他含糊地继续说:“为什么……不是……小哥……为什么……他……从……从来……不……主动……找我……”
  

  张起灵轻拍吴邪的脸庞:“醒醒。”

  吴邪费劲力气把眼睛眯成一道缝,眼前的重影慢慢清晰,张起灵冷峻的面容让他笑起来:“做梦吗……做梦的话……干什么……都可以……吧……”

  他猛地起身,在快要唇齿相依的一瞬被张起灵按回去,动作几乎粗暴。他感觉胸前一片酥麻,张起灵那带有夏夜凉意的指尖,划过他的每一片肌肤,把人扣在身下。

  “你自找的。”


  吴邪醒来时,已是正午十点。身上裹着一件不属于自己的衣服,头痛欲裂,但意识总算清醒了。腰身传来的酸痛让他意识到自己昨晚做了什么,看到张起灵难得一身家居服,端着早饭放在桌上,他还不忘打趣道:“小哥,昨晚我做梦,梦见我把你上了。”

  说完还不看人心情地凑过去,笑得貌似天真善良:“要不要我检查你一下……嘶……”

  “……”张起灵扶住吴邪的腰,故意捏了一把,把人疼得快要求饶:“你还真的在做梦。”


  后来接到任务,暗杀对象提前掌握了消息,把张起灵打成重伤,最后被吴邪救了出来。医生把张起灵的情况报告给吴邪,还不忘搭上一句:“现在的高中生,打架怎么那么狠……”

  吴邪刚想用“我们都成年了”来反驳医生,却看到病人资料的年龄栏上,赫然填着大大的“十六”。平时张起灵沉着冷静的模样,让他显得少年老成,吴邪甚至以为张起灵比自己还要大一些,没想到……

  他的重点完全偏移了……

  那天上了自己的人,年龄竟然比自己小。

  羞耻心让人霎时脸红。

  明明是未成年人先下手,为什么最后显得禽兽的是自己?


  张起灵看着月色下的吴邪,尽量克制自己即将喷薄而出的感情。

  “十分钟到了。”

  吴邪摇着易拉罐,嘴角上扬:“小哥,放我一马,我有选择恐惧症。要不然我贿赂你一下,亲自喂你一口?”

  张起灵问吴邪,要不要和自己一起,离开组织,逃往国外。他没有告诉吴邪自己的暗杀名单。杀手,一旦要用冰冷的机械解决炽热的感情,就会成为最不称职的背叛者。

  十年未见,最佳搭档组已经成为历史。他不知道吴邪对自己的感情,有无半分衰减。但他可以确定,自己的一片真心,如初春萌芽的原野,浅红碧绿,在雨露阳光的滋养下,蓬勃生长,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能和你走,你知道为什么吗?”吴邪的容貌十年未变,看到他的时候,总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我同意来找你,是因为……你,是我新的暗杀对象。”

  真是一场可笑的戏剧。

  虽然“喜欢”是改不掉的。

  但现实也是改不掉的。

  张起灵左手拔出吴邪腰间的黑色手枪,对准他的额头,右手的银色枪支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和我走,还是选一个。”

The end

●狗血老阿姨复健+1

评论(3)
热度(56)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