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幻化

来自姬友的幻化梗——
*瓶邪,沙海
*超短,记梗

  相传,诡秘之处,必有神明。

  神,只是单单一个中性词语。带来福祉,合该被供在庙堂之中;带来灾祸,合该被世人避之不及。但无论是否为邪神,都有翻天覆地掌控世界的灵气,俯瞰凡人。


  吴邪被埋在偌大沙漠下的地底,密不透风的通道被左右卡死,困兽似乎并不在意自己险恶的处境,随心抽出一根卷烟,在封闭的铁皮箱里自作自受。

  空气愈发浑浊,烟气在半空积累,如云如雾,挤压着吴邪的最后一片生存空间。第十七道伤痕就像正赶着结痂流干最后一点儿血,吴邪自嘲般自言自语,但没人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他干裂的嘴唇被什么人捂住,仅仅用一根手指的指尖。半空的烟雾退散缭绕,在吴邪身旁凝聚。他感觉后背被人托起,硬邦邦的墙壁变成软绵绵的胸膛,只是仍然少了温度。耳垂被人轻轻咬着,就像完全不满足一样一路落下细碎的吻,将战火引燃至褪下一些衣物的肩头。

  吴邪这才用余光看清那人的身影。

  是他。


  白色烟雾幻化出他的模样,肆无忌惮,就连怀中人的疼痛都可以不顾。左手触碰刀伤,缥缈的烟雾也可以重重地发力,把人痛得差些失声大喊。

  “很疼吗。”

  明明是一个问句,听起来却像一个肯定的陈述。

  吴邪的苦笑僵在脸上,大脑极度混乱。如果身处如此绝望的境地,他会相信这是自己死前的幻觉。举头三尺有神明,饥饿的邪神或许正虎视眈眈,用幻象让人沉迷陶醉,自甘堕落。

   吴邪无意间瞟到开裂的伤口,震惊地举起手腕贴近观察。皮开肉绽的伤口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愈合,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

  “活下去。”

  他用几近失真的声音在吴邪耳边低语。一缕烟雾如受到指使般伸向远方,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我只能救你十七次。”

  言下之意,没有下一次了。他希望吴邪永远不要再踏入这一片不毛之地,留在杭州或者别的地方,当好他的小老板,或者开启他所不知道的生活。


  吴邪在哭。

  冰冷的液体划过脸颊,坠落在地。嘴角依然上扬,可身体却止不住地颤抖。

  明明早就已经忘记眼泪的意义。

  “那我要努力了,”吴邪感觉他在擦去自己的眼泪。猛然回头,凝视的瞬间,一切烟雾支离破碎,幻象消失,“为了几年以后见第十八面啊……”

——————
  “小子,别乱说话。”吴邪敲敲黎簇的头,力道有些大,把人疼得直叫唤,“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要怀有一颗敬畏之心。”

  “你是第十八个,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

The fin.

评论(1)
热度(51)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