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瓶邪] You Are My Soul

●谢谢wb评论的各位

●机甲(精神)修理师瓶x机甲(大神)邪/私设/星际+EVA类机甲/无打戏

●本篇我最后的底线:歌一定要听!不听后悔!



  身着白大褂的两名研究人员,看着独自坐在悬空横梁上的吴邪,窃窃私语。


  “他怎么了?精神污染?”
  “不是。他是因为目睹了小队的死亡,现在有些接受不了开机甲这件事情。”
  比较开朗的那位佯装晕厥:“那我们是不是要痛失一位天才少年?”
  稳重的眼镜男扶着开朗男,一脸无语:“不一定,我们不是还有机甲修理师吗?”
  “修机甲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其实是心理辅助……”

...


  “你是谁?”


  天地铺盖着无垠的白色网格,四处一片深蓝,如同电脑蓝屏上悬浮着一串串代码。吴邪坐在地上,身旁坐着一位身着工作服的年轻男子。他缓缓回答:“我是你应该看到的意识形态。”


  “……”吴邪眼皮跳了跳,“嗯……没太懂……要不然先称呼你‘小哥’吧,你……”


  他打断了吴邪的问题,道:“看那边。”


  吴邪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遥远的单调空间,一片类似杂尘的黑色污渍打破了美感的平衡。杂尘开始自动接近他们,吴邪慢慢看清,那些是几十台机甲的碎片,其中还有浑身血痂和尸斑的碎尸。


  那是他们战斗的“产物”。


  恐惧与恶心仿佛具象化,空间开始以杂尘为中心迅速崩坏——四面八方涌来黑色的粘稠液体,空气中充满沥青的刺鼻气味。吴邪坠入一片黑暗,四肢被缠绕拉扯,内脏被反复挤压,呼吸困难。


  在他决定放弃时,一股暖流从腰际传来,沿着脊背上升。黏液退散,沥青味被清淡的香波味覆盖。侧脸贴上温暖而柔软的地方,他舒服地蹭动,摩擦触感就像秋季的棉质衬衣。一阵均匀的跳动声在他耳边被渐渐放大,吴邪仔细辨别着,发觉这好像是什么人的心跳声。


  那他现在就是正以小奶猫一样的姿态,安心地依偎在某个人的怀里。


  一定是他。


  吴邪被吓得不轻,猛地推开那人。虽然眼睛睁不开,但他能发觉四周开始出现光亮,自己正在向后栽倒,无法制止地下落。有人的手心抚上自己的侧脸,吴邪惊醒,眼睛足足半分钟才对好焦距。他正躺在床上,戴着充满LCL的呼吸罩,无数电子线连接在他的皮肤各处。一名身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跨坐在自己身上,正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把自己禁锢在床,神色冷淡,可近乎亲昵的动作却又减弱了他带来的压迫感。他胸前的卡牌上注明“张起灵  机甲(精神)修理师”,吴邪才反应过来自己都经历了什么。


  两人对视不语。这种诡异的姿势让吴邪十分不适,内心萌生的暧昧感化为绯红的面色,还有体温飙升的错觉。


  这时候张起灵才想起来下床放开他,帮他拔去所有限制活动的插管与线路,除了LCL。吴邪环顾四周,意识到这里是医疗室,天花墙壁与地板均是标志的纯白。床头放着脱下的战服,被子下的自己真空上阵,明明盖得严严实实,却还是让他不自在地向上拽了拽被子。


  张起灵照例留下一张名片,只身离开。吴邪愣了许久,最终拖着病号服回家,抽出冰箱里最后一盒速食便当,塞进微波炉,自己则窝在沙发里,等那如同救命的一声“叮铃”。



  夜晚九点,浴缸里热气氤氲。吴邪戳破水面上漂浮的泡沫,眼神不住瞟向一旁架子上的手机和名片。心里的天使与恶魔打斗了好多回合,最终还是邪魅的小恶魔占了上风。吴邪取过那张已经被水汽濡湿的名片,指尖摩挲中部的号码,没有勇气打电话,只好选择发信息。


  张起灵裹着白色浴巾,裸露着肌肉健硕的上半身,从一片迷濛的浴室中踏出,靠坐在沙发扶手处,左手擦着滴水的黑发,右手摆弄着无趣的手机。


  他还记得吴邪在心理阴影中拼命挣扎的场景。大多数人第一次面对自己恐惧的阴暗面时,通常会被直接吞噬,需要张起灵一顿麻烦,才能把人从泥沼中拉回现实。


  但是,吴邪和别人不一样。


  更不一样的是……


  他还记得吴邪周身尽是金色光晕,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模样。


  他的双手紧紧抱住自己,侧脸蹭着自己胸前的衣料。张起灵清楚地听见自己那放大的心跳声,不由自主将目光停留在胸口处。宛如寻找到避风港,吴邪紧皱的眉头舒展,半梦半醒间,眼睫轻颤,修长浓密的睫毛如同蝴蝶上下翻飞,闯入谁人心中的秘密花园。


  甚至在吴邪猛然推开自己时,还想有那么一丝挽留。




  手机提示音突然响起,来信人是吴邪。张起灵迅速点开,空旷的白色界面上点缀着一句:“睡了吗?”


  温热的封闭浴室总让人昏昏欲睡。吴邪正情不自禁合拢眼皮,一听有新的消息,立刻精神起来,看见张起灵回复一句:“没有。” 


  距离上次战败,这是吴邪第一次笑了起来。


  吴邪:“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吗?”
  张起灵:“最好不要。”


  吴邪一愣,旋即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心道他也没有看上去那么遥不可及。


  吴邪:“只是作为朋友见面而已。”
  张起灵:“我没有时间。”
  吴邪:“为我挤一点时间吗……一分钟也好啊。”


  吴邪完全没发觉,自己的语气有点像撒娇。


  之后便是各自死缠烂打。他们定下,每个月的五号,都在吴邪青睐的悬空横梁那里见一面。期间吴邪肯定抱怨过“你怎么会那么忙”,而张起灵的回应便是在不告知的情况下,帮吴邪买好一日三餐,有时让快递员送去,有时则是趁吴邪训练时,偷偷放在他的更衣室。


  吴邪的精神力恢复很快。修理师的第一步工作不是打开心结,而是让驾驶员的心结暴露无遗,等待他去自我审视。实在无法解决,才需要他们进一步心理干预。


  因此,吴邪偶尔会故意降低匹配率,谎报精神无法集中,需要心理疏导。张起灵每每赶来,都会被这个一脸阳光灿烂的家伙气得不行。他的喜怒通常不形于色,吴邪看他如万年冰山岿然不动,扫兴般低下眼帘。张起灵看他不高兴,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抬起手揉揉吴邪蓬松的头发。有时也会和他两人待在更衣室,任吴邪往自己怀里钻,听吴邪讲一周七日的训练趣事。

...
  


  从秋日的九月,到如今的三月,一切都平稳地进行着。三月五日上午发下一封战报,大量使徒第二次接近,需要在傍晚前部署完毕太空战队。


  吴邪在出任务前找过他。就在悬空横梁,仿佛心有灵犀,两人同时出现在横梁两侧,隔空对视。


  机甲库里只剩下寥寥几辆机甲。吴邪坐在自己身边是,胳膊紧贴着张起灵。驾驶服完美地勾勒出他标准的身材,令张起灵不禁多看几眼。


  已经不需要LCL,两人的精神线已经在数月的磨合中近乎一致。吴邪紧闭双眼,又是那熟悉的深蓝空间,张起灵仍然坐在自己身边,只不过现在是紧紧贴着自己,不愿留丝毫空隙。


  吴邪的精神世界,目前空旷得,只剩下张起灵。


  张起灵少有地先开口:“你想看我的精神世界吗?”


  吴邪突然激动,差点儿呛到自己:“想……想啊……咳咳……我都给你申请好几个月了!”


  张起灵用一种半搂半抱的姿势,轻轻捂住吴邪的双眼,而后在他的眼睫处逗留片刻,指尖掠过,伴随着温柔的声音:“挣开眼睛。”


  吴邪眼前,是璀璨夺目的银河星海。无数散发着银色与纯白光芒的小行星环绕着明亮却不炽热的恒星,如同流转不息的光带,包裹着沉睡在深黑丝绒里的礼物。赤红与淡蓝的星点忽远忽近,晕染出宛如轻絮的星云,盛放在宇宙这片无际沃土。纤细的光线断续着连接亿万繁星,星座齐辉。一场浩壮的流星雨转瞬即逝,她们的美丽永远印刻在吴邪的世界中,相隔遥远却宛若初见。


  吴邪侧身望向张起灵。他那如星辰大海般深邃的眼眸,除却作为背景的星空,只有自己一人。


  “送给我的?”吴邪笑着问,尾音上翘。


  “是。”张起灵这种时候总会很诚实。


  “你这样会让我紧张……”吴邪开玩笑说。


  张起灵注视着吴邪眼中的光影。


  “那就听歌吧,”吴邪发觉自己好像已经可以完全融入张起灵的精神世界,甚至保有支配权,“借我肩膀靠一会儿……”


              迷幻而温柔的男声从远方响起,贯彻天地。

                       [点这里听BGM:Slow-落日飞车]


                         Oh, time to let it flow
                         噢,是时候让它流动

                         Can you be so sure?
                               你能确定吗?

           How to be slow, gotta learn to be slow.
         如何慢下脚步,需要学习让时间自甘缓动

         Living in legacy, and floating in melody
                生活在传奇里,漂浮在旋律中

      Yeah I’ll close my eyes, slowly we beat on the time.
           我将紧闭双眼,让我们慢慢敲打时间。

                                              ...


  张起灵触碰到吴邪的手指,用力十指相扣。


  已经坐在驾驶舱的吴邪,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错觉。


  或许不是错觉。


  如同初遇的暖流席卷全身。他仿佛被人从身后抱住,耳边传来平稳而湿热的气息。


  “小哥,你在吗?”


  一记深沉的吻落在吴邪的耳旁。


  “一直。”


FIN.

赶工,没修,可以捉虫。谢谢,再次重申去听歌。

评论
热度(23)

© L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