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微博@LeeEverlasting
以前的长篇好多黑历史,以后慢慢修(或者不管2333)
质问箱:https://peing.net/zh-TW/nijiya?event=0

[黑花] Libidream

●太久没碰过黑花了。是真爱别怀疑。
●家庭医生黑x董事花。谢谢wb评论。

  解雨臣洗完热水澡,裹着松松垮垮的浴衣出来,没能掩盖浑身酒气。应酬后的混沌与疲倦模样不能示人,毕竟这是解董最脆弱的一面。

  他的预约对象——家庭医生黑瞎子,两小时前发来微信,说今天有点忙。解雨臣近乎自暴自弃地拿起手机随意翻动聊天记录,十五天里有十四天他都以头痛脑热为理由叫黑瞎子过来,空下一天还是因为那次黑瞎子已经在自己的别墅里等着了。

  失望归失望,血雨腥风的商场教会解雨臣不要过度期待,不管情绪还是其他事物,自我消化一下就好,没必要兴师动众。他靠着深灰色的绒布沙发,放空自我,却听见门锁与钥匙咬合转动的声音。黑瞎子走过玄关站定,一脸痞笑,顺手打开了天花周圈的射灯。

   解雨臣感觉身边的沙发一沉,胸前袒露的一片白色被黑瞎子扯过的衣襟遮好。他自嘲般笑笑,把手机扔在一旁:“不是没空吗?”

  “推掉了,”黑瞎子刚点上一支烟,就被解雨臣掐灭,“哪有什么比解董事要紧啊?连着半个月头痛脑热,我这医生也很心慌。”

  黑瞎子闻到解雨臣身上沐浴香波混合的浓郁酒气,略略皱眉。解雨臣酒量超群,能把他灌得像这样半醉半醒,不知是何方神圣。

  看得他心疼。

  解雨臣的眼神不断游移,身体宛如灌铅,沉重到动不起来,只好暂时把胳膊搭在沙发上,用眼神对黑瞎子指指点点:“别总穿着白大褂在我家里转,跟幽灵似的。”

  黑瞎子笑嘻嘻地遵命,走回玄关取下外套,整个人一身黑色重回解雨臣视野。无论是从医学还是美学角度来看,他的身材都趋近完美。黑色机车服让他看起来像个无业游民,谁知道竟还是个颇为靠谱的医生。

  酒精上头,解雨臣的视线逐渐模糊。黑瞎子的轮廓外仿佛镀上一层柔光,连轻佻的笑容都变得温柔似水。

  黑瞎子最受不了解雨臣面色微红,眼神迷离地端详自己。他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假装正人君子,帮人整理好浴衣,挡住满园春光。

  “看上瘾了?”黑瞎子从医疗箱里取出两三个瓶瓶罐罐,倒上热水,准备先帮解雨臣醒酒。他刚刚弯腰,就听见靠着沙发的小老虎有气无力道:“别动,让我看够。”

  黑瞎子不要脸地凑近,笑意加深:“解总别光看,亲一下……别动手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

  “你还是找个家庭医生吧。”

  吴邪搅动着杯里的咖啡,拖着下巴,一脸无奈地看着对面的解雨臣。

  “怎么,总是麻烦你们家小哥,你心疼了?”解雨臣真后悔把张起灵介绍给这个无比护食的发小,“他是医生,给谁看病不是看,怎么给我看就会累死了?”

  “他是外科医生,”吴邪敲敲解雨臣面前的奶茶,热气腾腾的奶香已经快闻不到了,“你需要的是心理治疗。”

  解雨臣这次真的快要大骂这只吴白眼狼了。

  解雨臣:“我心理没问题!”

  吴邪:“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压力太大了,需要好好排遣一下。小哥那么闷,保不齐会有反作用。他有个朋友,你可以叫他黑瞎子,你们应该见过一面……这是他的名片。”

  解雨臣一口吸干剩下的奶茶,舌尖搅动吸管,接过名片,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他的确记得这个人。吴邪鼻子的小手术就是他操刀的。明明看起来也是个外科医生,名片上却介绍着主打心理。解雨臣坐在手术室外等待时,就见还没进去的黑瞎子不是调戏前台小护士,就是硬要开张起灵的玩笑,好不正经。然而真正工作起来,又是一副认真的模样,判若两人。这种痞里痞气偶尔正经的作风……

  好像挺有意思的。

  “挺有意思的,”解雨臣玩味地看着吴邪,放下空玻璃杯,“试试吧。”

       
                                             ...

  吴邪拍着胸脯打包票的模样,解雨臣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事后他不顾形象打电话给吴邪大吼大叫的时候,实在是后悔自己当时一时冲动行为草率。

  他最大的感触就是:你不可能要求黑瞎子中规中矩。

  “我是他的雇主,”解雨臣边审合同边给吴邪打电话,“他这样未免也太得意忘形了!”

  吴邪正和张起灵“度蜜月”,两人不知正在什么喧闹的地方游玩。信号不好,环境不好,吴邪又沉迷于蜜糖罐子心不在焉,搞得解雨臣很想立刻把手中的电话摔得粉碎。

  吴邪:“你可以和他谈谈。他的医术的确是一流,辞退他你会很亏的……”

  解雨臣:“我受够了!你和你的小哥就留在国外,别回来了!”

  然而没有办法,黑瞎子宛如一名职业夜行侠,夜晚如期而至,挎着他宝贝的医药箱,铁打的一“衣冠禽兽”。

  解雨臣把手机放在桌上,屏幕上显示着黑瞎子的朋友圈,一句“我老婆”下配着一张解雨臣的安静睡颜,设置为指定人士可见。地下尽是小圈子人们的点赞与留言,看得解雨臣满脸黑线。

  黑瞎子搂过下一秒就要火山喷发的解雨臣,右手在他脊背上轻拍两下,以示抚慰。解雨臣用力挣扎,却不小心被黑瞎子碰到什么地方,一阵刺痛猛然袭来,整个人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泄力。

  黑瞎子一愣,神色少有地紧张起来,不顾反对就解开解雨臣的粉色衬衫,露出他的左肩。上面有一道草草处理的长刀疤,周圈透红,有发炎的趋势。其他地方还有一些陈年枪伤。这次黑瞎子假装用力地在解雨臣臀瓣上猛拍,也没遭到怀中人的拒绝。

  “我的小老虎,”黑瞎子嘴上开玩笑,表情却很严肃,“你不会要告诉我,你明面上是上市公司董事,暗里是黑社会老大吧?”

 
  解雨臣:“滚。”

  黑瞎子拿出一些药膏帮他处理,搂抱的力度愈发上升:“别炸毛,扯到伤口会疼。有伤为什么不告诉我?除了见面那回,你根本没在我这里预约过。”

  解雨臣心道,你天天准时来这里找存在感,哪还需要我提醒?

  但话一出口就变了味道:“我的医生,我为什么还要预约?”

  这话精准地戳中了黑瞎子的笑点。他放声大笑起来,让解雨臣有些难为情。良久才继续:“您看您这话说的。我们是雇佣关系,不是包养关系。看来你是打定我今天会来,所以有伤也憋着不说。万一我今天不来呢?”

  解雨臣:“……”

  黑瞎子的嘴唇若有若无地在解雨臣耳边蹭过:“你是真把我当你男朋友了。”

  解雨臣:“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让你滚。”

  黑瞎子:“你可想好了。只有我老婆在我这儿不用预约。以后,其他人,就算是玉皇大帝,没有预约我照样不来。”

  解雨臣:“第三次让你滚。”

  黑瞎子抱着他脾气不好的“小老虎”,一脸满足:“行吧。别管是家庭医生还是男朋友,反正都是你的。”

  而后解雨臣才听懂黑瞎子是什么意思。

  “滚!!!”

  黑瞎子温柔地把解雨臣放倒在沙发上,顺势解开他衬衣的所有扣子:“事不过三。我不滚,那就说明我今天不准备走了。”

                                         ...

  黑瞎子又要给他的小老虎做心理工作了。

  “解总,天天预约多麻烦啊?叫声老公,什么都不用您操心了。”

  解雨臣酒劲过半,现在有些头疼。黑瞎子本想占占美人的便宜,结果被人反着压了过来。充斥着烈性酒气味的唇舌猛地攻来,黑瞎子累并快乐着,照单全收,一点余地都不留。

  最后是解雨臣先被吻得大脑缺氧。他用力推开黑瞎子,耳边尽是黑瞎子那句:“不公平啊解总。您先占我便宜,怎么最后好像我耍流氓似的?”

  解雨臣拿过那杯还没来得及入药的白开水,凑到黑瞎子唇边。

  “介不介意我给你下点儿药?”

  黑瞎子失笑,右手探进解雨臣的浴衣下摆,感受着怀中人的轻轻颤栗。

  “老婆,你喝多了可真够劲爆的。你也没喝多啊……来,看着我,这是谁?是不是你老公?”

  解雨臣白他一眼:“二百五。”

  “啧……”黑瞎子刚要抱怨,就听解雨臣道:

  “以后我不想预约了。”

  无法忍耐的声音从他的喉咙中倾泻而出。

  黑瞎子轻笑。

  “遵命,我的小老虎。”

Fin.

姬友发言:你个老变态。也就你能把小猫换成小老虎。

(总裁不能那么软糯啊)

没修赶工可捉虫。

●题目来自落日飞车的歌曲Libidream
●我魔鬼般的叙事让人很难接受……
●好坏你们评论一下好伐……或者建议

评论(2)
热度(76)

© Lee | Powered by LOFTER